2010/5/31

2009年 7月新番-浪漫追星社PV

臉書真是好東西!

在朋友的貼文上看到這段影片,還沒有空去觀賞研究,
先在部落格貼出網址,以後有空再慢慢看吧

【動畫名稱】宙のまにまに(浪漫追星社)


【動畫名稱】宙のまにまに(浪漫追星社)
【播放日期】2009年7月7日
【官方網站】http://www.mmv.co.jp/special/soramani/

1609年,義大利科學家伽利略第一次用望遠鏡向夜空遠眺,從此人類打開了宇宙之門扉。為了讓全世界的人們通過仰望夜空,充滿宇宙中地球和人類存在的信念,盡力發現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在400年後的,由國際聯合、國聯教育科學文化機關、國際天文學聯合,將這2009年定為國際天文年(International Year of Astronomy,簡稱IYA)。

為了響應這具有特別意義的紀念年,動畫界也將有所舉動——柏原麻實目前連載於講談社發行的漫畫雜誌「月刊Afternoon」上的「浪漫追星社」將於今夏動畫化!故事講述了主人公大八木朔升讀高中後搬回到兒時居住的小鎮,然而卻邂逅了恐怖的兒時玩伴明野美星,並且還慘遭美星的毒手成為尚未創社的天文社一員,行事低調、喜歡讀書的朔平靜的生活自此被破壞了以天文部作為故事舞台的歡鬧愛情喜劇即將展開!

動畫版將由曾出品過「校園迷糊大王」的STUDIO COMET旗下團隊領銜製作,而近期在「WHITE ALBUM」「喰零-零-」中有出色表現的前野智昭,以及「守護甜心」「鐵腕女刑警」的伊藤加奈惠將分別出演劇中的男女主角。讓動漫迷通過接觸這部作品,也能了解並關注行星和天文方面的事物吧!


【STORY】
高中1年級的春天——
回到從小學1年級開始讀了兩年書的小鎮的大八木朔,在那裡再遇的是給幼年的朔留下傷心回憶的天敵‧明野美星!與朔想過的平穩的學校生活相反,在美星的強迫下朔加入了美星所屬的面臨廢部危機的天文部。
不但沒有充分的設備,而且被學生會會長弗旻盯住的弱小的天文部。但在美星的密友小夜、悄悄關心朔的姬、體質虛弱卻對星的熱情是別人幾倍的路萬部長、雖是寫真部卻經常在天文部的江戶川等眾多個性的人的影響下,朔也漸漸愛上了星空


【STAFF】
原作:柏原麻實「浪漫追星社」
監督:高松信司
人物設定‧總作畫監督:渡邊はじめ
美術監督:根本邦明
美術設計:谷內優穗
色彩搭配:海鋒重信
攝影監督:齊藤仁
CG導演:三澤伸
CG:SUBARU
音響製作:Delfi Sound
動畫製作:STUDIO COMET


【CAST】
大八木朔:前野智昭
明野美星:伊藤加奈惠
蒔田姬:戶松遙
琴塚文江:小清水亞美
矢來小夜:早見沙織
江戶川正志:高木禮子
路萬健康:間島淳司
類別:
電影與動畫
標籤:

浪漫追星社
臉書真是好東西!

在朋友的貼文上看到這段影片,還沒有空去觀賞研究,
先在部落格貼出網址,以後有空再慢慢看吧

【動畫名稱】宙のまにまに(浪漫追星社)


【動畫名稱】宙のまにまに(浪漫追星社)
【播放日期】2009年7月7日
【官方網站】http://www.mmv.co.jp/special/soramani/

1609年,義大利科學家伽利略第一次用望遠鏡向夜空遠眺,從此人類打開了宇宙之門扉。為了讓全世界的人們通過仰望夜空,充滿宇宙中地球和人類存在的信念,盡力發現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在400年後的,由國際聯合、國聯教育科學文化機關、國際天文學聯合,將這2009年定為國際天文年(International Year of Astronomy,簡稱IYA)。

為了響應這具有特別意義的紀念年,動畫界也將有所舉動——柏原麻實目前連載於講談社發行的漫畫雜誌「月刊Afternoon」上的「浪漫追星社」將於今夏動畫化!故事講述了主人公大八木朔升讀高中後搬回到兒時居住的小鎮,然而卻邂逅了恐怖的兒時玩伴明野美星,並且還慘遭美星的毒手成為尚未創社的天文社一員,行事低調、喜歡讀書的朔平靜的生活自此被破壞了以天文部作為故事舞台的歡鬧愛情喜劇即將展開!

動畫版將由曾出品過「校園迷糊大王」的STUDIO COMET旗下團隊領銜製作,而近期在「WHITE ALBUM」「喰零-零-」中有出色表現的前野智昭,以及「守護甜心」「鐵腕女刑警」的伊藤加奈惠將分別出演劇中的男女主角。讓動漫迷通過接觸這部作品,也能了解並關注行星和天文方面的事物吧!


【STORY】
高中1年級的春天——
回到從小學1年級開始讀了兩年書的小鎮的大八木朔,在那裡再遇的是給幼年的朔留下傷心回憶的天敵‧明野美星!與朔想過的平穩的學校生活相反,在美星的強迫下朔加入了美星所屬的面臨廢部危機的天文部。
不但沒有充分的設備,而且被學生會會長弗旻盯住的弱小的天文部。但在美星的密友小夜、悄悄關心朔的姬、體質虛弱卻對星的熱情是別人幾倍的路萬部長、雖是寫真部卻經常在天文部的江戶川等眾多個性的人的影響下,朔也漸漸愛上了星空


【STAFF】
原作:柏原麻實「浪漫追星社」
監督:高松信司
人物設定‧總作畫監督:渡邊はじめ
美術監督:根本邦明
美術設計:谷內優穗
色彩搭配:海鋒重信
攝影監督:齊藤仁
CG導演:三澤伸
CG:SUBARU
音響製作:Delfi Sound
動畫製作:STUDIO COMET


【CAST】
大八木朔:前野智昭
明野美星:伊藤加奈惠
蒔田姬:戶松遙
琴塚文江:小清水亞美
矢來小夜:早見沙織
江戶川正志:高木禮子
路萬健康:間島淳司
類別:
電影與動畫
標籤:

浪漫追星社

2010/5/30

2010.5.30 智慧鐵人第2梯第2場比賽


活動照片
請按此連結網頁
活動照片
請按此連結網頁

2010/5/27

你報稅沒?

你報稅沒?
今天終於把稅報完!
很奇怪耶........好像沒有賺那麼多錢,為什麼要繳好多稅金喔!!! 你報稅沒?
今天終於把稅報完!
很奇怪耶........好像沒有賺那麼多錢,為什麼要繳好多稅金喔!!!

2010/5/25

Poor Pluto

2010/5/24

北二高悲劇 換來地質法速審

20100524 16:50:49
(中央社記者蘇龍麒台北24日電)北二高走山將滿1個月之際,民氣可用下,在立法院內躺了近10年的地質法草案,今天在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初審通過。
地質法其實早在民國93年1月6日,就已經由立法院院會三讀通過,但是在時任國民黨籍立委卓伯源等人的連署復議下,最終不了了之,沒法送出立法院。

當年的地質法草案中規定,「經濟部應將有發生地質災害之虞地區,公告為地質敏感區。」這樣的做法引發部分立委擔憂,一旦公布地質敏感區,民眾的房價恐怕會有暴跌的問題,朝野立委都承受了不小的壓力。

民進黨籍立委潘孟安表示,地質法草案立法過程中,受到來自地質敏感區土地開發與土地持有者很大的壓力,北二高走山付出龐大的社會成本後,的確讓地質法立法的速度變快許多。

地質法草案要求經濟部應該公布地質敏感區,雖然對於位於地質敏感區房屋的房價會產生不小的影響,但是如果不公布,恐怕會讓許多不知情的民眾受害,購買到危險的房屋。

以當年汐止林肯大郡所造成28人死亡的慘重災情,如果當時有公布地質敏感區,或許就能夠避免民眾去購屋,逃過家破人亡的悲劇。

對於房屋被公告為地質敏感區內,恐遭到禁建或限建問題,委員會認為,現行都市計畫法有關容積移轉、土地徵收、交換、減免稅,以及依照國土計畫法價購、徵收、獎勵、容積移轉等規定,可以保障土地所有人的權益。

潘孟安說,從國家永續經營的角度來看,公布地質敏感區是一定要做的程序,政府的功能就是要做好防範措施,如果沒有公告地質敏感區,讓民眾買了危險的房屋,那就變成了「政府殺人」了!他強調,公共設施更應該優先公告是否位於地質敏感區。

國民黨籍立委徐中雄表示,地質法初審通過是朝野私底下協商很久、不是偶發的,北二高走山事件後,大家會特別重視公共設施的安全問題,因此他也提出附帶決議要求相關主管機關,應就各級學校、公立醫療院所、公路、橋梁、電廠等重要公共建築或設施,進行評估並完成補強工作。

不過,先前胎死腹中的舊版地質法草案規定,「依法令規定進行土地開發行為者,土地開發申請人應於申請時提出基地地質調查及地質安全評估報告。經審查認定為不應開發者,不得許可該土地開發計畫」,規定較為嚴格。

這次初審通過的地質法草案放寬相關規定,只有土地開發行為基地有「全部或一部位於地質敏感區內者」,才應於申請土地開發前,進行基地地質調查及地質安全評估。已經較93年的法案來得寬鬆,可能也是這次審查受到較小阻力的原因之一。990524
原始網頁
20100524 16:50:49
(中央社記者蘇龍麒台北24日電)北二高走山將滿1個月之際,民氣可用下,在立法院內躺了近10年的地質法草案,今天在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初審通過。
地質法其實早在民國93年1月6日,就已經由立法院院會三讀通過,但是在時任國民黨籍立委卓伯源等人的連署復議下,最終不了了之,沒法送出立法院。

當年的地質法草案中規定,「經濟部應將有發生地質災害之虞地區,公告為地質敏感區。」這樣的做法引發部分立委擔憂,一旦公布地質敏感區,民眾的房價恐怕會有暴跌的問題,朝野立委都承受了不小的壓力。

民進黨籍立委潘孟安表示,地質法草案立法過程中,受到來自地質敏感區土地開發與土地持有者很大的壓力,北二高走山付出龐大的社會成本後,的確讓地質法立法的速度變快許多。

地質法草案要求經濟部應該公布地質敏感區,雖然對於位於地質敏感區房屋的房價會產生不小的影響,但是如果不公布,恐怕會讓許多不知情的民眾受害,購買到危險的房屋。

以當年汐止林肯大郡所造成28人死亡的慘重災情,如果當時有公布地質敏感區,或許就能夠避免民眾去購屋,逃過家破人亡的悲劇。

對於房屋被公告為地質敏感區內,恐遭到禁建或限建問題,委員會認為,現行都市計畫法有關容積移轉、土地徵收、交換、減免稅,以及依照國土計畫法價購、徵收、獎勵、容積移轉等規定,可以保障土地所有人的權益。

潘孟安說,從國家永續經營的角度來看,公布地質敏感區是一定要做的程序,政府的功能就是要做好防範措施,如果沒有公告地質敏感區,讓民眾買了危險的房屋,那就變成了「政府殺人」了!他強調,公共設施更應該優先公告是否位於地質敏感區。

國民黨籍立委徐中雄表示,地質法初審通過是朝野私底下協商很久、不是偶發的,北二高走山事件後,大家會特別重視公共設施的安全問題,因此他也提出附帶決議要求相關主管機關,應就各級學校、公立醫療院所、公路、橋梁、電廠等重要公共建築或設施,進行評估並完成補強工作。

不過,先前胎死腹中的舊版地質法草案規定,「依法令規定進行土地開發行為者,土地開發申請人應於申請時提出基地地質調查及地質安全評估報告。經審查認定為不應開發者,不得許可該土地開發計畫」,規定較為嚴格。

這次初審通過的地質法草案放寬相關規定,只有土地開發行為基地有「全部或一部位於地質敏感區內者」,才應於申請土地開發前,進行基地地質調查及地質安全評估。已經較93年的法案來得寬鬆,可能也是這次審查受到較小阻力的原因之一。990524
原始網頁

冥王星在太陽系中再度被歸類為矮行星

作者:駐澳大利亞科技組 現職:駐澳大利亞科技組
文章來源:The Canberra Times 2010年4月9日
發佈時間:2010.04.28

過去天文學界將半徑在400公里以上但未達行星規模的太陽系天體視為矮行星,但澳洲國立大學(ANU)Planetary Science Institute的天文學家Charley Lineweaver與Marc Norman博士重新對太陽系中的矮行星進行定義,認為半徑達200公里以上便可稱為矮行星,今產生定義上的歧異在於天體的形狀。在新的定義下,太陽系中形狀如馬鈴薯的冰衛星(icy moons)也可歸類於海王星外天體(trans-Neptunian objects)內的矮行星。如此,太陽系增加至大約50個矮行星,而冥王星在太陽系中的地位也再度遭受打擊。冥王星在2006年由於被認定缺乏一般行星所具備的標準,而遭到天文界排除於太陽系九大行星之列。在天文界對矮行星重新定義之後,太陽系中與冥王星同等級的矮行星由4個增加到大約50個。

兩位學者的論文〈The Potato Radius: a Lower Minimum Size for Dwarf Planets〉未來將在第九屆澳大利亞太空科學大會論文集中發表。 作者:駐澳大利亞科技組 現職:駐澳大利亞科技組
文章來源:The Canberra Times 2010年4月9日
發佈時間:2010.04.28

過去天文學界將半徑在400公里以上但未達行星規模的太陽系天體視為矮行星,但澳洲國立大學(ANU)Planetary Science Institute的天文學家Charley Lineweaver與Marc Norman博士重新對太陽系中的矮行星進行定義,認為半徑達200公里以上便可稱為矮行星,今產生定義上的歧異在於天體的形狀。在新的定義下,太陽系中形狀如馬鈴薯的冰衛星(icy moons)也可歸類於海王星外天體(trans-Neptunian objects)內的矮行星。如此,太陽系增加至大約50個矮行星,而冥王星在太陽系中的地位也再度遭受打擊。冥王星在2006年由於被認定缺乏一般行星所具備的標準,而遭到天文界排除於太陽系九大行星之列。在天文界對矮行星重新定義之後,太陽系中與冥王星同等級的矮行星由4個增加到大約50個。

兩位學者的論文〈The Potato Radius: a Lower Minimum Size for Dwarf Planets〉未來將在第九屆澳大利亞太空科學大會論文集中發表。

貢獻獲肯定 天文學家哥白尼重新安葬

(法新社波蘭法蘭伯克23日電) 16世紀「現代天文學之父」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的遺骨,昨天在波蘭一座大教堂舉行重新安葬儀式,並有一位牧師對教會早期抨擊哥白尼的「日心學說」表示遺憾。
經過專家有如偵探故事般的追尋,在他去世467週年後,哥白尼終於安息在一座有銘記的墳墓裡。

他的靈柩下葬在波蘭北部的家鄉法蘭伯克(Frombork)一座14世紀大教堂,黑色的花崗岩墓碑上刻著一幅太陽系圖。

1616年,哥白尼提出太陽而非地球,是宇宙中心的理論,但遭到梵蒂岡斥為異端邪說。

哥白尼在1543年出版的先驅作品「天體運行論(Onthe Revolution of the Heavenly Spheres)」,震驚當代。他隨後不久去世,享年70歲。作品也遭到教會查禁。

哥白尼假設地球自轉一週需時一天,繞太陽公轉一週需時一年,與教會支持的古希臘天文學家托勒密理論(Ptolemaic Theory)大相逕庭。托勒密推論地球固定不動,日月星辰繞地球運行。

哥白尼既是數學家、又是經濟學家、醫師和神父,去世時和許多其他神職人員及普通人一樣,被葬在法蘭伯克教堂底下,墓碑上沒有任何刻字。

在過去200年間,研究人員試圖確認他的墳墓,直到2005年經由兩撮頭髮和一顆牙齒的DNA檢測,才確定找到他的遺骨。(譯者:中央社郭傳信)

資料引自法新社
(法新社波蘭法蘭伯克23日電) 16世紀「現代天文學之父」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的遺骨,昨天在波蘭一座大教堂舉行重新安葬儀式,並有一位牧師對教會早期抨擊哥白尼的「日心學說」表示遺憾。
經過專家有如偵探故事般的追尋,在他去世467週年後,哥白尼終於安息在一座有銘記的墳墓裡。

他的靈柩下葬在波蘭北部的家鄉法蘭伯克(Frombork)一座14世紀大教堂,黑色的花崗岩墓碑上刻著一幅太陽系圖。

1616年,哥白尼提出太陽而非地球,是宇宙中心的理論,但遭到梵蒂岡斥為異端邪說。

哥白尼在1543年出版的先驅作品「天體運行論(Onthe Revolution of the Heavenly Spheres)」,震驚當代。他隨後不久去世,享年70歲。作品也遭到教會查禁。

哥白尼假設地球自轉一週需時一天,繞太陽公轉一週需時一年,與教會支持的古希臘天文學家托勒密理論(Ptolemaic Theory)大相逕庭。托勒密推論地球固定不動,日月星辰繞地球運行。

哥白尼既是數學家、又是經濟學家、醫師和神父,去世時和許多其他神職人員及普通人一樣,被葬在法蘭伯克教堂底下,墓碑上沒有任何刻字。

在過去200年間,研究人員試圖確認他的墳墓,直到2005年經由兩撮頭髮和一顆牙齒的DNA檢測,才確定找到他的遺骨。(譯者:中央社郭傳信)

資料引自法新社

2010/5/22

小數位相機也能拍星空

天文攝影/小數位相機也能拍星空(pdf檔案)
吳昆臻

原文刊於台北星空 48期
臺北市立天文科學教育館
2010年夏季號 天文攝影/小數位相機也能拍星空(pdf檔案)
吳昆臻

原文刊於台北星空 48期
臺北市立天文科學教育館
2010年夏季號

好文推薦:我永遠站在「雞蛋」的那方

我永遠站在「雞蛋」的那方
作者:村上春樹
整理/張翔一  出處:天下雜誌 418期 2009/03

以色列政府空襲迦薩,獲頒耶路撒冷文學獎的日本知名小說家村上春樹受到國內外壓力,猶疑是否該出席頒獎,結局是,他去了,並掀起了比小說更為震動世人的餘波。
現年六十歲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樹,被《時代雜誌》喻為當代最具國際影響力的日本作家。
村上春樹三度問鼎諾貝爾文學獎,被媒體形容為繼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之後,「離諾貝爾文學獎最近的日本人」。他包括《挪威的森林》在內的多部長篇小說作品,陸續被翻譯成四十多國語言,全球銷售超過兩千萬冊,近年陸續獲得捷克「卡夫卡文學獎」、愛爾蘭「法蘭克.歐康納國際短篇小說獎」等多項國際文學獎項肯定。
今年二月初,村上春樹獲頒耶路撒冷文學獎。該獎項每兩年頒發一次,表彰對人類自由、社會公平、政治民主具貢獻的作家。歷屆得獎者包括西蒙波娃、羅素、米蘭昆德拉等。
諷刺的是,頒發獎項的以色列政府,近來空襲迦薩,備受國際和平團體批評。日本輿論因此要求村上春樹為避免被認為支持以色列近來的軍事行動,應拒領該獎項,否則將抵制其作品。
但二月十五日,村上春樹在國內外壓力下,仍選擇赴耶路撒冷出席頒獎典禮。他更出人意料地,在以色列總統佩雷斯面前,公開批判以色列的軍事行動,同時一吐作為文學創作者,希望透過描寫微不足道的個人,對抗既有權力和體制的深層意義。
村上春樹於耶路撒冷的英語演講辭「永遠站在雞蛋的那方」,道出個人應有的道德勇氣、與對體制霸權的深刻反省,隨即被國際媒體競相轉載,更超越文壇,在國際政治、人權組織間引起廣大迴響。
Today, I have no intention of lying.
今天,我不打算說謊
I have come to Jerusalem today as a novelist, which is to say as a professional spinner of lies.
今天我以一名小說家的身分來到耶路撒冷。而小說家,正是所謂的職業謊言製造者。
Of course, novelists are not the only ones who tell lies. Politicians do it, too, as we all know. Diplomats and military men tell their own kinds of lies on occasion, as do used car salesmen, butchers and builders. 當然,不只小說家會說謊。眾所周知,政治人物也會說謊。外交官、將軍、二手車業務員、屠夫和建築師亦不例外。
The lies of novelists differ from others, however, in that no one criticizes the novelist as immoral for telling them. Indeed, the bigger and better his lies and the more ingeniously he creates them, the more he is likely to be praised by the public and the critics. Why should that be?
但是小說家的謊言和其他人不同。沒有人會責怪小說家說謊不道德。相反地,小說家愈努力說謊,把謊言說得愈大愈好,大眾和評論家反而愈讚賞他。為什麼?
My answer would be this: Namely, that by telling skillful lies - which is to say, by making up fictions that appear to be true - the novelist can bring a truth out to a new location and shine a new light on it.
我的答案是:藉由高超的謊言,也就是創作出幾可亂真的小說情節,小說家才能將真相帶到新的地方,也才能賦予它新的光輝。
In most cases, it is virtually impossible to grasp a truth in its original form and depict it accurately. This is why we try to grab its tail by luring the truth from its hiding place, transferring it to a fictional location, and replacing it with a fictional form.
在大多數的情況下,我們幾乎無法掌握真相,也無法精準的描繪真相。因此,必須把真相從藏匿處挖掘出來,轉化到另一個虛構的時空,用虛構的形式來表達。
In order to accomplish this, however, we first have to clarify where the truth lies within us. This is an important qualification for making up good lies.
但是在此之前,我們必須先清楚知道,真相就在我們心中的某處。這是小說家編造好謊言的必要條件。
Today, however, I have no intention of lying. I will try to be as honest as I can. There are a few days in the year when I do not engage in telling lies, and today happens to be one of them.
今天,我不打算說謊。我會盡可能地誠實。我在一年之中只有幾天不會說謊,今天剛好就是其中之一。

So let me tell you the truth. A fair number of people advised me not to come here to accept the Jerusalem Prize. Some even warned me they would instigate a boycott of my books if I came.
請容我告訴你們真相。在日本,許多人建議我不要來這裡接受耶路撒冷文學獎。甚至有人警告我,如果我堅持前來,他們會聯合抵制我的小說。
The reason for this, of course, was the fierce battle that was raging in Gaza. The UN reported that more than a thousand people had lost their lives in the blockaded Gaza City, many of them unarmed citizens - children and old people.
主要的原因,當然是迦薩正在發生的激烈戰鬥。根據聯合國調查,在被封鎖的迦薩城內,已經有超過千人喪生,許多人是手無寸鐵的平民、孩童和老人。
Any number of times after receiving notice of the award, I asked myself whether traveling to Israel at a time like this and accepting a literary prize was the proper thing to do, whether this would create the impression that I supported one side in the conflict, that I endorsed the policies of a nation that chose to unleash its overwhelming military power. This is an impression, of course, that I would not wish to give. I do not approve of any war, and I do not support any nation. Neither, of course, do I wish to see my books subjected to a boycott.
我收到獲獎通知後,不斷問自己:此時到耶路撒冷接受文學獎,是否正確?這會不會讓人認為我支持衝突中的某一方,或認為我支持一個發動壓倒性武力攻擊的國家政策?老實說,我也不想看到自己的書被抵制。
Finally, however, after careful consideration, I made up my mind to come here. One reason for my decision was that all too many people advised me not to do it. Perhaps, like many other novelists, I tend to do the exact opposite of what I am told. If people are telling me - and especially if they are warning me - "don't go there," "don't do that," I tend to want to "go there" and "do that."
經過反覆思考,我還是決定來到這裡。原因之一是,太多人反對我來。我和許多小說家一樣,總是要做人們反對的事情。如果有人對我說,尤其是警告我說,「不要去」、「不要這麼做」,我通常反而會特別想去、特別想做。
It's in my nature, you might say, as a novelist. Novelists are a special breed. They cannot genuinely trust anything they have not seen with their own eyes or touched with their own hands.
這就是小說家的天性。小說家是特別的族群,除非親眼所見,親手觸摸,否則他們不會相信任何事情。
And that is why I am here. I chose to come here rather than stay away. I chose to see for myself rather than not to see. I chose to speak to you rather than to say nothing.
我來到這裡,我選擇親身面對而非置身事外;我選擇親眼目睹而非矇蔽雙眼;我選擇開口說話,而非沉默不語。
This is not to say that I am here to deliver a political message. To make judgments about right and wrong is one of the novelist's most important duties, of course. It is left to each writer, however, to decide upon the form in which he or she will convey those judgments to others. I myself prefer to transform them into stories - stories that tend toward the surreal. Which is why I do not intend to stand before you today delivering a direct political message.
但是這不代表我要發表任何政治訊息。判斷對錯,當然是小說家的重要責任,但如何傳遞判斷,每個作家有不同的選擇。我個人偏好用故事、尤其用超現實的故事來表達。因此,我今天不會在你們面前發表任何直接的政治訊息。
Please do, however, allow me to deliver one very personal message. It is something that I always keep in mind while I am writing fiction. I have never gone so far as to write it on a piece of paper and paste it to the wall: Rather, it is carved into the wall of my mind, and it goes something like this:
不過,請容我在這裡向你們傳達一個非常私人的訊息。這是我創作時永遠牢記在心的話語。我從未將這句話真正行諸文字或貼在牆壁,而是刻劃在我心靈深處的牆上。這句話是這樣的:
"Between a high, solid wall and an egg that breaks against it, I will always stand on the side of the egg." Yes, no matter how right the wall may be and how wrong the egg, I will stand with the egg.
「以卵擊石,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
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地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
Someone else will have to decide what is right and what is wrong; perhaps time or history will decide. If there were a novelist who, for whatever reason, wrote works standing with the wall, of what value would such works be?
誰是誰非,自有他人、時間、歷史來定論。但若小說家無論何種原因,寫出站在高牆這方的作品,這作品豈有任何價值可言?
What is the meaning of this metaphor? In some cases, it is all too simple and clear. Bombers and tanks and rockets and white phosphorus shells are that high, solid wall. The eggs are the unarmed civilians who are crushed and burned and shot by them. This is one meaning of the metaphor.
這代表什麼意思呢?轟炸機、戰車、火箭和白磷彈就是那堵高牆;而被它們壓碎、燒焦和射殺的平民則是雞蛋。這是這個比喻的其中一層涵義。
This is not all, though. It carries a deeper meaning. Think of it this way. Each of us is, more or less, an egg. Each of us is a unique, irreplaceable soul enclosed in a fragile shell.
更深一層的看,我們每個人,也或多或少都是一枚雞蛋。我們都是獨一無二,裝在脆弱外殼中的靈魂。
This is true of me, and it is true of each of you. And each of us, to a greater or lesser degree, is confronting a high, solid wall. The wall has a name: It is The System. The System is supposed to protect us, but sometimes it takes on a life of its own, and then it begins to kill us and cause us to kill others - coldly, efficiently, systematically.
你我也或多或少,都必須面對一堵名為「體制」的高牆。體制照理應該保護我們,但有時它卻殘殺我們,或迫使我們冷酷、有效率、系統化地殘殺別人。

We made The System.
是我們創造了體制
I have only one reason to write novels, and that is to bring the dignity of the individual soul to the surface and shine a light upon it.
我寫小說只有一個原因,就是給予每個靈魂尊嚴,讓它們得以沐浴在陽光之下。
The purpose of a story is to sound an alarm, to keep a light trained on The System in order to prevent it from tangling our souls in its web and demeaning them.
故事的目的在於提醒世人,在於檢視體制,避免它馴化我們的靈魂、剝奪靈魂的意義。
I fully believe it is the novelist's job to keep trying to clarify the uniqueness of each individual soul by writing stories - stories of life and death, stories of love, stories that make people cry and quake with fear and shake with laughter. This is why we go on, day after day, concocting fictions with utter seriousness.
我深信小說家的職責就是透過創作故事,關於生死、愛情、讓人感動落淚、恐懼顫抖或開懷大笑的故事,讓人們意識到每個靈魂的獨一無二和不可取代。這就是我們為何日復一日,如此嚴肅編織小說的原因。
My father died last year at the age of 90. He was a retired teacher and a part-time Buddhist priest. When he was in graduate school, he was drafted into the army and sent to fight in China.
我九十歲的父親去年過世。他是位退休老師和兼職的和尚。當他在京都的研究所念書時,被強制徵召到中國打仗。
As a child born after the war, I used to see him every morning before breakfast offering up long, deeply-felt prayers at the Buddhist altar in our house.
身為戰後出生的小孩,我很好奇為何他每天早餐前,都在家中佛壇非常虔誠地祈禱。
One time I asked him why he did this, and he told me he was praying for the people who had died in the war. He was praying for all the people who died, he said, both ally and enemy alike.
有一次我問他原因,他說他是在為所有死於戰爭的人們祈禱,無論是戰友或敵人。
Staring at his back as he knelt at the altar, I seemed to feel the shadow of death hovering around him.
看著他跪在佛壇前的背影,我似乎感受到周遭環繞著死亡的陰影。
My father died, and with him he took his memories, memories that I can never know. But the presence of death that lurked about him remains in my own memory. It is one of the few things I carry on from him, and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我父親過世了,帶走那些我永遠無法盡知的記憶。但環繞他周遭那些死亡的陰影卻留在我的記憶中。這是我從他身上繼承的少數東西之一,卻也是最重要的東西之一。
I have only one thing I hope to convey to you today. We are all human beings, individuals transcending nationality and race and religion, fragile eggs faced with a solid wall called The System.
今天,我只希望能向你們傳達一個訊息。我們都是人類,超越國籍、種族和宗教,我們都只是一枚面對體制高牆的脆弱雞蛋。
To all appearances, we have no hope of winning. The wall is too high, too strong - and too cold.
無論怎麼看,我們都毫無勝算。牆實在是太高、太堅硬,也太過冷酷了。
If we have any hope of victory at all, it will have to come from our believing in the utter uniqueness and irreplaceability of our own and others' souls and from the warmth we gain by joining souls together.
戰勝它的唯一可能,只來自於我們全心相信每個靈魂都是獨一無二的,只來自於我們全心相信靈魂彼此融合,所能產生的溫暖。
Take a moment to think about this. Each of us possesses a tangible, living soul. The System has no such thing.
請花些時間思考這點:我們每個人都擁有獨特而活生生的靈魂,體制卻沒有。
We must not allow The System to exploit us. We must not allow The System to take on a life of its own.
我們不能允許體制剝削我們,我們不能允許體制自行其道。
The System did not make us: We made The System.
體制並未創造我們:是我們創造了體制。
That is all I have to say to you.
這就是我想對你們說的。
I am grateful to have been awarded the Jerusalem Prize. I am grateful that my books are being read by people in many parts of the world. And I am glad to have had the opportunity to speak to you here today.
我很感謝能夠獲得耶路撒冷文學獎。我很感謝世界各地有那麼多的讀者。我很高興有機會向各位發表演說。

Always on the side of the egg
我永遠站在「雞蛋」的那方
作者:村上春樹
整理/張翔一  出處:天下雜誌 418期 2009/03

以色列政府空襲迦薩,獲頒耶路撒冷文學獎的日本知名小說家村上春樹受到國內外壓力,猶疑是否該出席頒獎,結局是,他去了,並掀起了比小說更為震動世人的餘波。
現年六十歲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樹,被《時代雜誌》喻為當代最具國際影響力的日本作家。
村上春樹三度問鼎諾貝爾文學獎,被媒體形容為繼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之後,「離諾貝爾文學獎最近的日本人」。他包括《挪威的森林》在內的多部長篇小說作品,陸續被翻譯成四十多國語言,全球銷售超過兩千萬冊,近年陸續獲得捷克「卡夫卡文學獎」、愛爾蘭「法蘭克.歐康納國際短篇小說獎」等多項國際文學獎項肯定。
今年二月初,村上春樹獲頒耶路撒冷文學獎。該獎項每兩年頒發一次,表彰對人類自由、社會公平、政治民主具貢獻的作家。歷屆得獎者包括西蒙波娃、羅素、米蘭昆德拉等。
諷刺的是,頒發獎項的以色列政府,近來空襲迦薩,備受國際和平團體批評。日本輿論因此要求村上春樹為避免被認為支持以色列近來的軍事行動,應拒領該獎項,否則將抵制其作品。
但二月十五日,村上春樹在國內外壓力下,仍選擇赴耶路撒冷出席頒獎典禮。他更出人意料地,在以色列總統佩雷斯面前,公開批判以色列的軍事行動,同時一吐作為文學創作者,希望透過描寫微不足道的個人,對抗既有權力和體制的深層意義。
村上春樹於耶路撒冷的英語演講辭「永遠站在雞蛋的那方」,道出個人應有的道德勇氣、與對體制霸權的深刻反省,隨即被國際媒體競相轉載,更超越文壇,在國際政治、人權組織間引起廣大迴響。
Today, I have no intention of lying.
今天,我不打算說謊
I have come to Jerusalem today as a novelist, which is to say as a professional spinner of lies.
今天我以一名小說家的身分來到耶路撒冷。而小說家,正是所謂的職業謊言製造者。
Of course, novelists are not the only ones who tell lies. Politicians do it, too, as we all know. Diplomats and military men tell their own kinds of lies on occasion, as do used car salesmen, butchers and builders. 當然,不只小說家會說謊。眾所周知,政治人物也會說謊。外交官、將軍、二手車業務員、屠夫和建築師亦不例外。
The lies of novelists differ from others, however, in that no one criticizes the novelist as immoral for telling them. Indeed, the bigger and better his lies and the more ingeniously he creates them, the more he is likely to be praised by the public and the critics. Why should that be?
但是小說家的謊言和其他人不同。沒有人會責怪小說家說謊不道德。相反地,小說家愈努力說謊,把謊言說得愈大愈好,大眾和評論家反而愈讚賞他。為什麼?
My answer would be this: Namely, that by telling skillful lies - which is to say, by making up fictions that appear to be true - the novelist can bring a truth out to a new location and shine a new light on it.
我的答案是:藉由高超的謊言,也就是創作出幾可亂真的小說情節,小說家才能將真相帶到新的地方,也才能賦予它新的光輝。
In most cases, it is virtually impossible to grasp a truth in its original form and depict it accurately. This is why we try to grab its tail by luring the truth from its hiding place, transferring it to a fictional location, and replacing it with a fictional form.
在大多數的情況下,我們幾乎無法掌握真相,也無法精準的描繪真相。因此,必須把真相從藏匿處挖掘出來,轉化到另一個虛構的時空,用虛構的形式來表達。
In order to accomplish this, however, we first have to clarify where the truth lies within us. This is an important qualification for making up good lies.
但是在此之前,我們必須先清楚知道,真相就在我們心中的某處。這是小說家編造好謊言的必要條件。
Today, however, I have no intention of lying. I will try to be as honest as I can. There are a few days in the year when I do not engage in telling lies, and today happens to be one of them.
今天,我不打算說謊。我會盡可能地誠實。我在一年之中只有幾天不會說謊,今天剛好就是其中之一。

So let me tell you the truth. A fair number of people advised me not to come here to accept the Jerusalem Prize. Some even warned me they would instigate a boycott of my books if I came.
請容我告訴你們真相。在日本,許多人建議我不要來這裡接受耶路撒冷文學獎。甚至有人警告我,如果我堅持前來,他們會聯合抵制我的小說。
The reason for this, of course, was the fierce battle that was raging in Gaza. The UN reported that more than a thousand people had lost their lives in the blockaded Gaza City, many of them unarmed citizens - children and old people.
主要的原因,當然是迦薩正在發生的激烈戰鬥。根據聯合國調查,在被封鎖的迦薩城內,已經有超過千人喪生,許多人是手無寸鐵的平民、孩童和老人。
Any number of times after receiving notice of the award, I asked myself whether traveling to Israel at a time like this and accepting a literary prize was the proper thing to do, whether this would create the impression that I supported one side in the conflict, that I endorsed the policies of a nation that chose to unleash its overwhelming military power. This is an impression, of course, that I would not wish to give. I do not approve of any war, and I do not support any nation. Neither, of course, do I wish to see my books subjected to a boycott.
我收到獲獎通知後,不斷問自己:此時到耶路撒冷接受文學獎,是否正確?這會不會讓人認為我支持衝突中的某一方,或認為我支持一個發動壓倒性武力攻擊的國家政策?老實說,我也不想看到自己的書被抵制。
Finally, however, after careful consideration, I made up my mind to come here. One reason for my decision was that all too many people advised me not to do it. Perhaps, like many other novelists, I tend to do the exact opposite of what I am told. If people are telling me - and especially if they are warning me - "don't go there," "don't do that," I tend to want to "go there" and "do that."
經過反覆思考,我還是決定來到這裡。原因之一是,太多人反對我來。我和許多小說家一樣,總是要做人們反對的事情。如果有人對我說,尤其是警告我說,「不要去」、「不要這麼做」,我通常反而會特別想去、特別想做。
It's in my nature, you might say, as a novelist. Novelists are a special breed. They cannot genuinely trust anything they have not seen with their own eyes or touched with their own hands.
這就是小說家的天性。小說家是特別的族群,除非親眼所見,親手觸摸,否則他們不會相信任何事情。
And that is why I am here. I chose to come here rather than stay away. I chose to see for myself rather than not to see. I chose to speak to you rather than to say nothing.
我來到這裡,我選擇親身面對而非置身事外;我選擇親眼目睹而非矇蔽雙眼;我選擇開口說話,而非沉默不語。
This is not to say that I am here to deliver a political message. To make judgments about right and wrong is one of the novelist's most important duties, of course. It is left to each writer, however, to decide upon the form in which he or she will convey those judgments to others. I myself prefer to transform them into stories - stories that tend toward the surreal. Which is why I do not intend to stand before you today delivering a direct political message.
但是這不代表我要發表任何政治訊息。判斷對錯,當然是小說家的重要責任,但如何傳遞判斷,每個作家有不同的選擇。我個人偏好用故事、尤其用超現實的故事來表達。因此,我今天不會在你們面前發表任何直接的政治訊息。
Please do, however, allow me to deliver one very personal message. It is something that I always keep in mind while I am writing fiction. I have never gone so far as to write it on a piece of paper and paste it to the wall: Rather, it is carved into the wall of my mind, and it goes something like this:
不過,請容我在這裡向你們傳達一個非常私人的訊息。這是我創作時永遠牢記在心的話語。我從未將這句話真正行諸文字或貼在牆壁,而是刻劃在我心靈深處的牆上。這句話是這樣的:
"Between a high, solid wall and an egg that breaks against it, I will always stand on the side of the egg." Yes, no matter how right the wall may be and how wrong the egg, I will stand with the egg.
「以卵擊石,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
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地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
Someone else will have to decide what is right and what is wrong; perhaps time or history will decide. If there were a novelist who, for whatever reason, wrote works standing with the wall, of what value would such works be?
誰是誰非,自有他人、時間、歷史來定論。但若小說家無論何種原因,寫出站在高牆這方的作品,這作品豈有任何價值可言?
What is the meaning of this metaphor? In some cases, it is all too simple and clear. Bombers and tanks and rockets and white phosphorus shells are that high, solid wall. The eggs are the unarmed civilians who are crushed and burned and shot by them. This is one meaning of the metaphor.
這代表什麼意思呢?轟炸機、戰車、火箭和白磷彈就是那堵高牆;而被它們壓碎、燒焦和射殺的平民則是雞蛋。這是這個比喻的其中一層涵義。
This is not all, though. It carries a deeper meaning. Think of it this way. Each of us is, more or less, an egg. Each of us is a unique, irreplaceable soul enclosed in a fragile shell.
更深一層的看,我們每個人,也或多或少都是一枚雞蛋。我們都是獨一無二,裝在脆弱外殼中的靈魂。
This is true of me, and it is true of each of you. And each of us, to a greater or lesser degree, is confronting a high, solid wall. The wall has a name: It is The System. The System is supposed to protect us, but sometimes it takes on a life of its own, and then it begins to kill us and cause us to kill others - coldly, efficiently, systematically.
你我也或多或少,都必須面對一堵名為「體制」的高牆。體制照理應該保護我們,但有時它卻殘殺我們,或迫使我們冷酷、有效率、系統化地殘殺別人。

We made The System.
是我們創造了體制
I have only one reason to write novels, and that is to bring the dignity of the individual soul to the surface and shine a light upon it.
我寫小說只有一個原因,就是給予每個靈魂尊嚴,讓它們得以沐浴在陽光之下。
The purpose of a story is to sound an alarm, to keep a light trained on The System in order to prevent it from tangling our souls in its web and demeaning them.
故事的目的在於提醒世人,在於檢視體制,避免它馴化我們的靈魂、剝奪靈魂的意義。
I fully believe it is the novelist's job to keep trying to clarify the uniqueness of each individual soul by writing stories - stories of life and death, stories of love, stories that make people cry and quake with fear and shake with laughter. This is why we go on, day after day, concocting fictions with utter seriousness.
我深信小說家的職責就是透過創作故事,關於生死、愛情、讓人感動落淚、恐懼顫抖或開懷大笑的故事,讓人們意識到每個靈魂的獨一無二和不可取代。這就是我們為何日復一日,如此嚴肅編織小說的原因。
My father died last year at the age of 90. He was a retired teacher and a part-time Buddhist priest. When he was in graduate school, he was drafted into the army and sent to fight in China.
我九十歲的父親去年過世。他是位退休老師和兼職的和尚。當他在京都的研究所念書時,被強制徵召到中國打仗。
As a child born after the war, I used to see him every morning before breakfast offering up long, deeply-felt prayers at the Buddhist altar in our house.
身為戰後出生的小孩,我很好奇為何他每天早餐前,都在家中佛壇非常虔誠地祈禱。
One time I asked him why he did this, and he told me he was praying for the people who had died in the war. He was praying for all the people who died, he said, both ally and enemy alike.
有一次我問他原因,他說他是在為所有死於戰爭的人們祈禱,無論是戰友或敵人。
Staring at his back as he knelt at the altar, I seemed to feel the shadow of death hovering around him.
看著他跪在佛壇前的背影,我似乎感受到周遭環繞著死亡的陰影。
My father died, and with him he took his memories, memories that I can never know. But the presence of death that lurked about him remains in my own memory. It is one of the few things I carry on from him, and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我父親過世了,帶走那些我永遠無法盡知的記憶。但環繞他周遭那些死亡的陰影卻留在我的記憶中。這是我從他身上繼承的少數東西之一,卻也是最重要的東西之一。
I have only one thing I hope to convey to you today. We are all human beings, individuals transcending nationality and race and religion, fragile eggs faced with a solid wall called The System.
今天,我只希望能向你們傳達一個訊息。我們都是人類,超越國籍、種族和宗教,我們都只是一枚面對體制高牆的脆弱雞蛋。
To all appearances, we have no hope of winning. The wall is too high, too strong - and too cold.
無論怎麼看,我們都毫無勝算。牆實在是太高、太堅硬,也太過冷酷了。
If we have any hope of victory at all, it will have to come from our believing in the utter uniqueness and irreplaceability of our own and others' souls and from the warmth we gain by joining souls together.
戰勝它的唯一可能,只來自於我們全心相信每個靈魂都是獨一無二的,只來自於我們全心相信靈魂彼此融合,所能產生的溫暖。
Take a moment to think about this. Each of us possesses a tangible, living soul. The System has no such thing.
請花些時間思考這點:我們每個人都擁有獨特而活生生的靈魂,體制卻沒有。
We must not allow The System to exploit us. We must not allow The System to take on a life of its own.
我們不能允許體制剝削我們,我們不能允許體制自行其道。
The System did not make us: We made The System.
體制並未創造我們:是我們創造了體制。
That is all I have to say to you.
這就是我想對你們說的。
I am grateful to have been awarded the Jerusalem Prize. I am grateful that my books are being read by people in many parts of the world. And I am glad to have had the opportunity to speak to you here today.
我很感謝能夠獲得耶路撒冷文學獎。我很感謝世界各地有那麼多的讀者。我很高興有機會向各位發表演說。

Always on the side of the egg

2010/5/21

書籍推薦:The Sun-你從沒見過的太陽

書名:The Sun:你從沒見過的太陽
作者:希爾(Stewele Hill)、卡洛維茨(Michael Carlowicz)
譯者:周玉文
出版社:貓頭鷹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9年1月

我會把本書推薦給高一學生作為課外閱讀的書籍,學生可以快速閱讀,沒有負擔。除了作為入門書之外,對天文有興趣的同學,也可以把它作為工作書。
這本書以照片為主體,全書近兩百張的照片,包含在地面拍攝、或是由衛星或太空船上拍攝到的照片。這些照片包含常在地面上可以看到的彩虹、霓、雲…等景象;還有極光、幻日、綠閃光、日暈、銀河、彗星、銀河、月球表面…等;還有需要專門的儀器才能見到的光譜、日珥、貝利珠、CMEs日冕拋射物質…等;當然還有許多精彩的日食照片。
本書分為八個段落,分別為:
簡介 你所不知道的太陽
第一章 太陽系之王
第二章 奇妙的光線
第三章 太陽的追隨者
第四章 地球邊際
第五章 太陽,我們的恆星
第六章 太陽的天氣糟透了
第七章 太陽之外
每一章的開頭,都會先有一些文字介紹本段的內容,以及簡單介紹各照片的說明文字,讓讀者能更快進主題。
特別要推薦一些特別的照片:本書裡有放1845年4月2日所拍攝的第一張太陽照片;1859年9月1日英國卡利敦觀察太陽耀斑的太陽素描;以及第一批研究太陽黑子的著作及太陽黑子的繪圖紀錄,這些都是難得見到的珍品。
書名:The Sun:你從沒見過的太陽
作者:希爾(Stewele Hill)、卡洛維茨(Michael Carlowicz)
譯者:周玉文
出版社:貓頭鷹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9年1月

我會把本書推薦給高一學生作為課外閱讀的書籍,學生可以快速閱讀,沒有負擔。除了作為入門書之外,對天文有興趣的同學,也可以把它作為工作書。
這本書以照片為主體,全書近兩百張的照片,包含在地面拍攝、或是由衛星或太空船上拍攝到的照片。這些照片包含常在地面上可以看到的彩虹、霓、雲…等景象;還有極光、幻日、綠閃光、日暈、銀河、彗星、銀河、月球表面…等;還有需要專門的儀器才能見到的光譜、日珥、貝利珠、CMEs日冕拋射物質…等;當然還有許多精彩的日食照片。
本書分為八個段落,分別為:
簡介 你所不知道的太陽
第一章 太陽系之王
第二章 奇妙的光線
第三章 太陽的追隨者
第四章 地球邊際
第五章 太陽,我們的恆星
第六章 太陽的天氣糟透了
第七章 太陽之外
每一章的開頭,都會先有一些文字介紹本段的內容,以及簡單介紹各照片的說明文字,讓讀者能更快進主題。
特別要推薦一些特別的照片:本書裡有放1845年4月2日所拍攝的第一張太陽照片;1859年9月1日英國卡利敦觀察太陽耀斑的太陽素描;以及第一批研究太陽黑子的著作及太陽黑子的繪圖紀錄,這些都是難得見到的珍品。

2010/5/20

親海體驗

海洋種子教師暨研發小組增能活動心得感想
活動日期:2010.5.14~16

我這隻怕水的旱鴨子,竟然要體驗親海!
這種情形就跟膽小鬼猛看恐怖電影的心境很像!

第一個挑戰是在東華大學的東湖上,挑戰獨木舟,我的最大目標就是要維持在獨木舟上,不要翻船。教練的教法真是令人印象深刻,在簡單介紹過獨木舟後,就要大家各自選擇一艘船,湖中集合!大家為了達到「面對教練、船艙靠著船艙」,手忙腳亂一陣之後,終於排成一列了。大家排成一列後,還在湖上玩起刺激的大地遊戲:要最左邊的人和最右邊的人分別踏著前後船艙,互換位置。玩過這遊戲後,集合時,不敢排在隊伍的邊邊了。在獨木舟上還蠻容易平衡的,不論練習正槳或逆槳,都不會太困難,最後的「側移」難度高了很多,在側移過程中很容易因為失去平衡而翻船。

感謝教練Ben和四位助教們的認真教學,感謝太陽躲了起來,在東華的這個下午,在湖面上體驗獨木舟的樂趣,真的愜意極了!!!

第二天的課程安排體驗漁夫的工作,雖說是體驗捕魚工作,卻是搭乘賞鯨遊艇出海,安排施放一組延繩釣漁網。才上船,就看到船尾有一組桶子,桶邊的勾子上掛滿魚餌,這次是用魷魚作為魚餌。


為了放網,遊艇不能持續前進,

要停留在地點上,可能也因為停留,越來越多老師暈船,我也開始支撐不住,加入暈船的一員。

船長溪伯說這組魚具大約有160個魚勾,放網的時間大約持續50分鐘,延繩釣放網後一般都會等待一小時候才開始收網,船長看到大家體力不支,大概只等待20分鐘不到就開始收網。第一隻捉到的魚溪伯說是大嘴魚,回來整理照片時發現這張有趣的圖片,看起來就像是手被魚吞了進去。


等了很久,終於由聽到溪伯說「又釣到一尾了,是鬼頭刀」,
哇!大家又瞬間活過來了,大家擠到船邊,爭睹鬼頭刀在海裡奮力的身影,雖然看到海中的亮藍身影,但實在沒體力,而且人影太多,只能拍到一張水花激濺的照片。



鬼頭刀的身體,色彩真是多變,海中的亮藍色、剛上岸的黃色、到暗藍色的身影,沒有親眼見到實在難以理解。





感謝學科中心安排這次的研習,這樣的親身體驗,難以忘懷,以後在課堂上有更多精彩的話題可以跟學生分享了!!



海洋種子教師暨研發小組增能活動心得感想
活動日期:2010.5.14~16

我這隻怕水的旱鴨子,竟然要體驗親海!
這種情形就跟膽小鬼猛看恐怖電影的心境很像!

第一個挑戰是在東華大學的東湖上,挑戰獨木舟,我的最大目標就是要維持在獨木舟上,不要翻船。教練的教法真是令人印象深刻,在簡單介紹過獨木舟後,就要大家各自選擇一艘船,湖中集合!大家為了達到「面對教練、船艙靠著船艙」,手忙腳亂一陣之後,終於排成一列了。大家排成一列後,還在湖上玩起刺激的大地遊戲:要最左邊的人和最右邊的人分別踏著前後船艙,互換位置。玩過這遊戲後,集合時,不敢排在隊伍的邊邊了。在獨木舟上還蠻容易平衡的,不論練習正槳或逆槳,都不會太困難,最後的「側移」難度高了很多,在側移過程中很容易因為失去平衡而翻船。

感謝教練Ben和四位助教們的認真教學,感謝太陽躲了起來,在東華的這個下午,在湖面上體驗獨木舟的樂趣,真的愜意極了!!!

第二天的課程安排體驗漁夫的工作,雖說是體驗捕魚工作,卻是搭乘賞鯨遊艇出海,安排施放一組延繩釣漁網。才上船,就看到船尾有一組桶子,桶邊的勾子上掛滿魚餌,這次是用魷魚作為魚餌。


為了放網,遊艇不能持續前進,

要停留在地點上,可能也因為停留,越來越多老師暈船,我也開始支撐不住,加入暈船的一員。

船長溪伯說這組魚具大約有160個魚勾,放網的時間大約持續50分鐘,延繩釣放網後一般都會等待一小時候才開始收網,船長看到大家體力不支,大概只等待20分鐘不到就開始收網。第一隻捉到的魚溪伯說是大嘴魚,回來整理照片時發現這張有趣的圖片,看起來就像是手被魚吞了進去。


等了很久,終於由聽到溪伯說「又釣到一尾了,是鬼頭刀」,
哇!大家又瞬間活過來了,大家擠到船邊,爭睹鬼頭刀在海裡奮力的身影,雖然看到海中的亮藍身影,但實在沒體力,而且人影太多,只能拍到一張水花激濺的照片。



鬼頭刀的身體,色彩真是多變,海中的亮藍色、剛上岸的黃色、到暗藍色的身影,沒有親眼見到實在難以理解。





感謝學科中心安排這次的研習,這樣的親身體驗,難以忘懷,以後在課堂上有更多精彩的話題可以跟學生分享了!!



莫拉克來攪局,製作兩個月的望遠鏡

基礎地球科學學科中心種子教師參與各分區夥伴學習群教師研習之分享紀錄
研習名稱:種子教師培訓活動 自製天文望遠鏡
研習時間:98年8月6日
紀錄教師:Janni Su

學科中心在2009年8月6~7日邀請台大吳俊輝老師指導「自製望遠鏡」的課程,大概連颱風都想湊一腳,正巧為莫拉克襲台的期間。
每次到雄女研習時,我都要跨越半個台灣,天還沒亮就出門,東台灣的宜蘭風雨漸大,心頭才想著「還好是往背風的高雄去」,果真高雄只有風大,沒有下雨。





吳老師發展出一套自製望遠鏡的課程,我們進行的是兩天的課程,材料與工具洋洋灑灑擺了一桌,鏡筒由塑膠水管組成,以及直接購買現成的主鏡。這堂課不只是工藝課而已,在親自動手之前,老師還會先進行相關的原理介紹,之後才進入動手製作的階段。









由塑膠水管開始,量取放置目鏡座以及主鏡的位置,挖洞、組裝、水管內部噴黑…..都自行完成,最後安裝目鏡座、調整光軸後,終於完成作品。看著望遠鏡逐漸成形,心中滿是成就!












望遠鏡不能只是外型相像而已,要能確實可用,完成光軸校準之後,迫不及待地檢視遠方目標,並且利用一般數位相機就可以拍到下圖的影像。










本來還有第二天的課程,但連高雄都發佈颱風警報了,只好取消第二天課程,直接趕往高鐵站,路上接到靜誼老師的來電,告知「高鐵10:30以後的列車一律停駛」。匆匆忙忙前往高鐵,搭上當天最後,也是唯一一般的列車,在風雨之中回家。


至於第二天的課程,一直延到10月13日才完成,橫跨好久的一場研習!。


基礎地球科學學科中心種子教師參與各分區夥伴學習群教師研習之分享紀錄
研習名稱:種子教師培訓活動 自製天文望遠鏡
研習時間:98年8月6日
紀錄教師:Janni Su

學科中心在2009年8月6~7日邀請台大吳俊輝老師指導「自製望遠鏡」的課程,大概連颱風都想湊一腳,正巧為莫拉克襲台的期間。
每次到雄女研習時,我都要跨越半個台灣,天還沒亮就出門,東台灣的宜蘭風雨漸大,心頭才想著「還好是往背風的高雄去」,果真高雄只有風大,沒有下雨。





吳老師發展出一套自製望遠鏡的課程,我們進行的是兩天的課程,材料與工具洋洋灑灑擺了一桌,鏡筒由塑膠水管組成,以及直接購買現成的主鏡。這堂課不只是工藝課而已,在親自動手之前,老師還會先進行相關的原理介紹,之後才進入動手製作的階段。









由塑膠水管開始,量取放置目鏡座以及主鏡的位置,挖洞、組裝、水管內部噴黑…..都自行完成,最後安裝目鏡座、調整光軸後,終於完成作品。看著望遠鏡逐漸成形,心中滿是成就!












望遠鏡不能只是外型相像而已,要能確實可用,完成光軸校準之後,迫不及待地檢視遠方目標,並且利用一般數位相機就可以拍到下圖的影像。










本來還有第二天的課程,但連高雄都發佈颱風警報了,只好取消第二天課程,直接趕往高鐵站,路上接到靜誼老師的來電,告知「高鐵10:30以後的列車一律停駛」。匆匆忙忙前往高鐵,搭上當天最後,也是唯一一般的列車,在風雨之中回家。


至於第二天的課程,一直延到10月13日才完成,橫跨好久的一場研習!。


3/22澳大利亞柏斯市遭遇暴風雨襲擊 7萬戶居民斷電

災難襲擊柏斯,恐怖,詭異而又絢麗
昨天的Perth經歷了有史以來的最大的雷暴,居然下起了高爾夫球般大小的冰雹,讓大家都驚的目瞪口呆的。海邊的風速達到了117公里的時速。
大概是下午4點鐘的時候,我正在課室裏面畫畫,感覺天氣特別的悶熱,這對於一向清涼的Perth來說是有點反常。大家都盼著趕緊下一場大雨來緩解一下連續幾個月的旱情。過了沒多久,果然聽見外面下起了大雨。很快我就發現雨聲是巨大無比,像機關槍在掃射一般。同學們都忍不住沖出去陽臺看,發現原來下的是冰雹,足足有乒乓球那麼大。不一會兒就滿地都堆滿了冰雹。




這對於從未下過雪的柏斯來說,確實是件讓人很興奮的事情。夏天剛過,人人都還是穿著短袖呢。








興奮過後,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車子,要是被砸了怎麼辦,幸好今天停在了地下停車場。不過一些停在路邊的車子和正在路上行駛的車子可就慘了。








路邊到處是被砸爛的車子





















冰雹過後,雨也暫時停了,大家趕緊各自回家,因為不知道這個雷暴還要持續多久。這時候,我發現天空的顏色很恐怖,黑暗中透著亮綠色,感覺下一次冰雹隨時會來臨。









很像極光呢,說實話,當時也覺得很漂亮。









我只祈禱能在暴風雨前趕回家,從學校到家裏的路程平時開車只需要15分鐘。可是路上的光線越來越暗了。看樣子,雷暴一觸即發,真的難以躲過了。








下午4點多鐘的柏斯,瞬間變成了黑夜,一道道淩厲的閃電劃過美麗的柏斯的上空,我在車子裏面嚇的心驚膽戰的。















雨下的狠厲害,毫不誇張的說,能見度為零。完全看不見路,和指示牌,只有憑著感覺,慢慢的向家裏的方向開過去。連對面車道的車也看不見了,豁出去了,心中只有一個意念,一定要開回家。那種感覺很像是開著車子在游泳,很恐怖。











(盜用了別人在車上拍的照片,而我當時的實際情況是比這個還差,連前面車的車燈都幾乎看不見)
雨刮撥到最快也毫無作用,我唯有儘量保持車子走在中間的道上,根本看不到前面發生的事情,經常是發現自己開在深深的水坑裏面,很有溺水的感覺。我只好祈禱啊,然後聽著邁邁的歌聲,鼓勵自己。









幸好我家是住在地勢高的地方,低的地方可就慘了。不過回家的路上不可避免的經過許多深水的地方,不少車子死火停止了路旁。










杯具啊










這是某個停車場,可憐的車子










火車站也進水了










等我終於熬回了家,發現車庫門打不開了,原來車庫上面的屋頂瓦被冰雹砸了洞,水從電插座裏面流出來,直接就跳閘停電了。等雨停了,在家裏附近走一圈,發現所有鄰居家朝北的方向的玻璃窗都碎了,好在我家沒有朝北的窗子,只有一個朝北的落地門,還是有院子的棚擋著的。突然發現天空出現了漂亮的彩虹









還是雙彩虹

















晚霞越來越絢麗










後來看新聞,得知這次對於柏斯來說是個大的自然的災難,保險公司面臨過億澳幣的損失,損害的房子和車子不計其數。最誇張的房子是位於國王公園的山腳下的一戶豪華公寓,那也是柏斯市區裏唯一的山,居然山泥傾瀉了。

這個廚房連灶台都不見了








房子的主人還很“光榮”的被電視臺採訪了。難得房主還保持著樂觀的心態,說就交給保險公司去弄好了,既來之則安之。





很幸運的是,這次柏斯沒有一個人死亡,受傷的幾個人也只是輕傷。
Thank God!


越來越感受到,就像MJ所說的,這個星球已經生病了,如果我們現在再不行動起來保護它,就來不及了。但願我們每一個人,都從自己做起。 災難襲擊柏斯,恐怖,詭異而又絢麗
昨天的Perth經歷了有史以來的最大的雷暴,居然下起了高爾夫球般大小的冰雹,讓大家都驚的目瞪口呆的。海邊的風速達到了117公里的時速。
大概是下午4點鐘的時候,我正在課室裏面畫畫,感覺天氣特別的悶熱,這對於一向清涼的Perth來說是有點反常。大家都盼著趕緊下一場大雨來緩解一下連續幾個月的旱情。過了沒多久,果然聽見外面下起了大雨。很快我就發現雨聲是巨大無比,像機關槍在掃射一般。同學們都忍不住沖出去陽臺看,發現原來下的是冰雹,足足有乒乓球那麼大。不一會兒就滿地都堆滿了冰雹。




這對於從未下過雪的柏斯來說,確實是件讓人很興奮的事情。夏天剛過,人人都還是穿著短袖呢。








興奮過後,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車子,要是被砸了怎麼辦,幸好今天停在了地下停車場。不過一些停在路邊的車子和正在路上行駛的車子可就慘了。








路邊到處是被砸爛的車子





















冰雹過後,雨也暫時停了,大家趕緊各自回家,因為不知道這個雷暴還要持續多久。這時候,我發現天空的顏色很恐怖,黑暗中透著亮綠色,感覺下一次冰雹隨時會來臨。









很像極光呢,說實話,當時也覺得很漂亮。









我只祈禱能在暴風雨前趕回家,從學校到家裏的路程平時開車只需要15分鐘。可是路上的光線越來越暗了。看樣子,雷暴一觸即發,真的難以躲過了。








下午4點多鐘的柏斯,瞬間變成了黑夜,一道道淩厲的閃電劃過美麗的柏斯的上空,我在車子裏面嚇的心驚膽戰的。















雨下的狠厲害,毫不誇張的說,能見度為零。完全看不見路,和指示牌,只有憑著感覺,慢慢的向家裏的方向開過去。連對面車道的車也看不見了,豁出去了,心中只有一個意念,一定要開回家。那種感覺很像是開著車子在游泳,很恐怖。











(盜用了別人在車上拍的照片,而我當時的實際情況是比這個還差,連前面車的車燈都幾乎看不見)
雨刮撥到最快也毫無作用,我唯有儘量保持車子走在中間的道上,根本看不到前面發生的事情,經常是發現自己開在深深的水坑裏面,很有溺水的感覺。我只好祈禱啊,然後聽著邁邁的歌聲,鼓勵自己。









幸好我家是住在地勢高的地方,低的地方可就慘了。不過回家的路上不可避免的經過許多深水的地方,不少車子死火停止了路旁。










杯具啊










這是某個停車場,可憐的車子










火車站也進水了










等我終於熬回了家,發現車庫門打不開了,原來車庫上面的屋頂瓦被冰雹砸了洞,水從電插座裏面流出來,直接就跳閘停電了。等雨停了,在家裏附近走一圈,發現所有鄰居家朝北的方向的玻璃窗都碎了,好在我家沒有朝北的窗子,只有一個朝北的落地門,還是有院子的棚擋著的。突然發現天空出現了漂亮的彩虹









還是雙彩虹

















晚霞越來越絢麗










後來看新聞,得知這次對於柏斯來說是個大的自然的災難,保險公司面臨過億澳幣的損失,損害的房子和車子不計其數。最誇張的房子是位於國王公園的山腳下的一戶豪華公寓,那也是柏斯市區裏唯一的山,居然山泥傾瀉了。

這個廚房連灶台都不見了








房子的主人還很“光榮”的被電視臺採訪了。難得房主還保持著樂觀的心態,說就交給保險公司去弄好了,既來之則安之。





很幸運的是,這次柏斯沒有一個人死亡,受傷的幾個人也只是輕傷。
Thank God!


越來越感受到,就像MJ所說的,這個星球已經生病了,如果我們現在再不行動起來保護它,就來不及了。但願我們每一個人,都從自己做起。

2010/5/19

能力競賽考古題

http://140.111.115.10/blog/index.php?op=ViewAlbum&albumId=21&blogId=86

http://content.edu.tw/senior/earth/yl_ld/test3.htm

http://moss2007.shinmin.tc.edu.tw:8080/personal/h1210/teach/DocLib4/Forms/AllItems.aspx http://140.111.115.10/blog/index.php?op=ViewAlbum&albumId=21&blogId=86

http://content.edu.tw/senior/earth/yl_ld/test3.htm

http://moss2007.shinmin.tc.edu.tw:8080/personal/h1210/teach/DocLib4/Forms/AllItems.aspx

期待中露臉,令人難忘的黑太陽

2009日全食觀測團/期待中露臉,令人難忘的黑太陽(pdf檔案) 蘇敬怡

臺北星空48期,2010夏季號 2009日全食觀測團/期待中露臉,令人難忘的黑太陽(pdf檔案) 蘇敬怡

臺北星空48期,2010夏季號

2010/5/16

朋友寫讀的文章,我覺得很貼切!

曾有同學這麼問我:
為什麼不讓我參加科展研究?

因為你不肯犧牲午睡時間參加咪聽
因為你不會針對我給的習題上網找尋答案
因為你對實驗過程漫不經心、吊兒郎當
因為你不要動腦筋、想解決問題的樂趣
因為你只想要得獎...
(原文由Joshua Liao撰寫)

恩~ 現在很多同學只是想玩!
或覺得科展就要做像韋格納那般的大成果
不然,就是光聽題目,不需要過程就可以知道答案的題目

我個人認為,高中科展,只是讓學生學習科學研究的過程而已
只是學習過程,你願意嗎? 曾有同學這麼問我:
為什麼不讓我參加科展研究?

因為你不肯犧牲午睡時間參加咪聽
因為你不會針對我給的習題上網找尋答案
因為你對實驗過程漫不經心、吊兒郎當
因為你不要動腦筋、想解決問題的樂趣
因為你只想要得獎...
(原文由Joshua Liao撰寫)

恩~ 現在很多同學只是想玩!
或覺得科展就要做像韋格納那般的大成果
不然,就是光聽題目,不需要過程就可以知道答案的題目

我個人認為,高中科展,只是讓學生學習科學研究的過程而已
只是學習過程,你願意嗎?

2010/5/9

瓶裝水的故事



中文字幕:進到youtube原始網站,點影片右下角的CC,就可以轉中文字幕

中文字幕:進到youtube原始網站,點影片右下角的CC,就可以轉中文字幕

2010/5/5

賀本校學生獲得北一區科展地球科學科優勝

狂賀
213班陳彥如、林育萩、
林哲暉、林暐晧同學
參加第50屆第一區科展
[地球科學科]
作品名稱:「洪」色警戒
獲得優勝,並將參加全國科展

指導老師:蘇敬怡老師、李芳如老師 狂賀
213班陳彥如、林育萩、
林哲暉、林暐晧同學
參加第50屆第一區科展
[地球科學科]
作品名稱:「洪」色警戒
獲得優勝,並將參加全國科展

指導老師:蘇敬怡老師、李芳如老師

2010/5/3

990315讀書心得獎名單

姓名/標題/書名/獎項
101
賴宜[地科讀書心得]不願面對的真相--優等


102
姓名/標題/書名/獎項
李佳霖 [ 令人動容的3858 ] 高度3858 -- 優等
張鈞涵 [ 鈞涵閱讀《台灣的特殊地景-北台灣》之心得 ] 台灣的特殊地景:北台灣 -- 優等
林以婕 [ 我的閱讀心得 ] 地球相簿:劇變的一百年 -- 優等
林以琇 [ 風 讀書心得 ] 風:改造大地、生命與歷史的空氣流動 -- 優等
林煒珺 [ 星星戀曲讀書心得 ] 星星戀曲 -- 優等
黃詩涵 [ 《追星族的天空奇緣》閱讀心得 ] 追星族的天空奇緣 -- 優等
黃慶妮 [ 就是那個光 ] 追著極光跑:阿拉斯加費爾班克斯雪地風情 -- 優等
陳怡靜 [ 依舊神秘的自然奇觀 ] 神秘自然奇觀 -- 優等
簡佑穎 [ 群-讀後感想 ] 群 -- 優等
張雅筑 [ 氣象博物館 ] 台灣是座氣象博物館 -- 優等
蕭妤任 [ 面對繁華城市的微小螞蟻們 ] 高科技十萬個為什麼:宇宙 -- 特優
黃郁蓁 [ 讀恐懼之邦心得 ] 恐懼之邦 -- 甲等
曾維盈 [ 不願面對的真相之讀後感 ] 不願面對的真相 -- 甲等
余孟芩 [ 和星星做朋友 ] 和星星做朋友:完全觀星手冊 -- 甲等
林靖芬 [ 林靖芬閱讀「地球暖化怎麼辦?」之心得 ] 地球暖化怎麼辦?:請看「京都議定書」的退燒妙方 -- 甲等
張芷綺 [ 讀書心得 ] 高度3858 -- 甲等
林鈺茹 [ 尋找宇宙刻度的我 ] 尋找地球刻度的人 -- 甲等
邱芝蓉 [ 群讀後心得 ] 群 -- 甲等
莊雅茜 [ 雲‧天空裡的名字─讀書心得 ] 雲‧天空裡的名字 -- 甲等
游濙檍 [ 與哈里遜尋找地球刻度 ] 尋找地球刻度的人 -- 甲等
吳綾亞 [ 高度3858讀書心得 ] 高度3858 -- 甲等
張瑋珊 [ THE SUN ] 你從來沒看過的太陽 -- 甲等

107
姓名/標題/書名/獎項
薛景之 [ 不願面對的真相 ] 不願面對的真相 -- 優等
陳衍 [ 圖解不可不知的天災地變 ] 圖解不可不知的天災地變 -- 優等
廖湘昀 [ 圖解地球的奧秘 ] 圖解地球的奧秘 -- 優等
黃奕嘉 [ 高度3858讀書心得 ] 高度3858 -- 優等
烏晨晴 [ 不願面對的真相 ] 不願面對的真相 -- 優等
李奕嬋 [ 地球相簿:劇變的一百年 ] 地球相簿:劇變的一百年 -- 特優
陳郁萍 [ 第二次工業革命 ] 從搖籃到搖籃:綠色經濟的設計提案 -- 甲等
游祥志 [ 地科報告 ] 是你,製造了天氣:全球暖化危機 -- 甲等
張珮婕 [ 高度3858 ] 高度3858 -- 甲等
李雅晴 [ 不願面對的真相 ] 不願面對的真相 -- 甲等
陳乙君 [ 不願面對的真相 ] 不願面對的真相 -- 甲等
楊文衍 [ 不可思議自然之謎 ] 不可思議自然之謎 -- 甲等
邱鉉証 [ 台灣的特殊地景:北台灣 ] 台灣的特殊地景:北台灣 -- 甲等
姓名/標題/書名/獎項
101
賴宜[地科讀書心得]不願面對的真相--優等


102
姓名/標題/書名/獎項
李佳霖 [ 令人動容的3858 ] 高度3858 -- 優等
張鈞涵 [ 鈞涵閱讀《台灣的特殊地景-北台灣》之心得 ] 台灣的特殊地景:北台灣 -- 優等
林以婕 [ 我的閱讀心得 ] 地球相簿:劇變的一百年 -- 優等
林以琇 [ 風 讀書心得 ] 風:改造大地、生命與歷史的空氣流動 -- 優等
林煒珺 [ 星星戀曲讀書心得 ] 星星戀曲 -- 優等
黃詩涵 [ 《追星族的天空奇緣》閱讀心得 ] 追星族的天空奇緣 -- 優等
黃慶妮 [ 就是那個光 ] 追著極光跑:阿拉斯加費爾班克斯雪地風情 -- 優等
陳怡靜 [ 依舊神秘的自然奇觀 ] 神秘自然奇觀 -- 優等
簡佑穎 [ 群-讀後感想 ] 群 -- 優等
張雅筑 [ 氣象博物館 ] 台灣是座氣象博物館 -- 優等
蕭妤任 [ 面對繁華城市的微小螞蟻們 ] 高科技十萬個為什麼:宇宙 -- 特優
黃郁蓁 [ 讀恐懼之邦心得 ] 恐懼之邦 -- 甲等
曾維盈 [ 不願面對的真相之讀後感 ] 不願面對的真相 -- 甲等
余孟芩 [ 和星星做朋友 ] 和星星做朋友:完全觀星手冊 -- 甲等
林靖芬 [ 林靖芬閱讀「地球暖化怎麼辦?」之心得 ] 地球暖化怎麼辦?:請看「京都議定書」的退燒妙方 -- 甲等
張芷綺 [ 讀書心得 ] 高度3858 -- 甲等
林鈺茹 [ 尋找宇宙刻度的我 ] 尋找地球刻度的人 -- 甲等
邱芝蓉 [ 群讀後心得 ] 群 -- 甲等
莊雅茜 [ 雲‧天空裡的名字─讀書心得 ] 雲‧天空裡的名字 -- 甲等
游濙檍 [ 與哈里遜尋找地球刻度 ] 尋找地球刻度的人 -- 甲等
吳綾亞 [ 高度3858讀書心得 ] 高度3858 -- 甲等
張瑋珊 [ THE SUN ] 你從來沒看過的太陽 -- 甲等

107
姓名/標題/書名/獎項
薛景之 [ 不願面對的真相 ] 不願面對的真相 -- 優等
陳衍 [ 圖解不可不知的天災地變 ] 圖解不可不知的天災地變 -- 優等
廖湘昀 [ 圖解地球的奧秘 ] 圖解地球的奧秘 -- 優等
黃奕嘉 [ 高度3858讀書心得 ] 高度3858 -- 優等
烏晨晴 [ 不願面對的真相 ] 不願面對的真相 -- 優等
李奕嬋 [ 地球相簿:劇變的一百年 ] 地球相簿:劇變的一百年 -- 特優
陳郁萍 [ 第二次工業革命 ] 從搖籃到搖籃:綠色經濟的設計提案 -- 甲等
游祥志 [ 地科報告 ] 是你,製造了天氣:全球暖化危機 -- 甲等
張珮婕 [ 高度3858 ] 高度3858 -- 甲等
李雅晴 [ 不願面對的真相 ] 不願面對的真相 -- 甲等
陳乙君 [ 不願面對的真相 ] 不願面對的真相 -- 甲等
楊文衍 [ 不可思議自然之謎 ] 不可思議自然之謎 -- 甲等
邱鉉証 [ 台灣的特殊地景:北台灣 ] 台灣的特殊地景:北台灣 -- 甲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