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31

觀星心得

今天到台中谷關溫泉泡湯,它有露天湯池,
湯池附近的燈開得太亮了,只好往蒸汽室的方向走。
可見天區不大,不過看得到仙后以及天鵝   還有木星....  

OS:如果能邊泡湯邊看星星多棒
(可能冷風中的星星看久了,現在吸鼻子中) 今天到台中谷關溫泉泡湯,它有露天湯池,
湯池附近的燈開得太亮了,只好往蒸汽室的方向走。
可見天區不大,不過看得到仙后以及天鵝   還有木星....  

OS:如果能邊泡湯邊看星星多棒
(可能冷風中的星星看久了,現在吸鼻子中)

2010/10/30

瑞士小孩不尖叫

轉貼文章,原始網頁
前一陣子,去瑞士玩了兩個星期,頭幾天,總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但想也想不出來就竟是哪裡不對。後來終於發現瑞士跟台灣最大的不同:

就是瑞士的小孩完全不尖叫…
在台灣,到處都可以聽到小孩的尖叫聲,鄰居的小孩、大賣場裡的小孩、百貨公司裡的小孩、路上的小孩、捷運裡的小孩,無處不尖叫。我非常怕吵,聽見小孩的尖叫聲,真的讓我神經都快斷掉。但常常看到旁邊疲倦不堪的父母,我也不忍心在內心苛責:「究竟是怎麼教小孩的…」只能默默的想:「小孩可能就是天生會尖叫的動物吧…」

但這個想法,在瑞士完全被打破。瑞士小孩不但不尖叫,個個還乖得很。無論是小到還躺在嬰兒車裡的嬰兒,一直到國小年紀的小孩,各個乖巧有禮,即使亂跑也不會脫離父母的視線。瑞士的父母看起來都一派輕鬆,養個小孩,似乎比養狗還簡單。

後來在瑞士各地旅遊,我特別觀察瑞士父母究竟有什麼秘方,每天可以把自己打理的光鮮亮麗(台灣的父母看起來都無力打理自己還兼精神萎靡),小孩又不吵不鬧,規矩守禮。而且,也很少在路上看到保母,多是父母自己帶著小孩。我只能說,這實在是太神奇了。

後來我發現,瑞士人對於小孩的教養方式很簡單,就是「生活以大人為中心」、「大人做什麼,小孩就做什麼」。跟台灣人完全相反,台灣大人的生活只剩圍著小孩團團轉,婚前的活動,幾乎全部放棄。

但瑞士人可不是這樣做的,大人的活動不會因為小孩停止。而且,絕對不是開玩笑。由於瑞士盛行健行爬山,我在火車上看到一對父母背著登山重裝備,帶著四個小孩,最小的大概三歲,大的不超過十歲。這在台灣,根本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台灣父母不可能帶三歲的小孩登山健行的)

然後在維威(就是EVIAN礦泉水的來源地附近),我看到更扯的事。大人都在玩帆船,小孩在幹嘛呢?(看來都只有十歲上下)也在玩帆船啊,不過換成小型的帆船而已(旁邊有救生員)。

瑞士的大人要做什麼事,小孩就得去幹嘛。大人在山路上騎越野腳踏車,對不起,只要是脫離嬰兒車的小孩,照樣得騎。在瑞士,沒有大人要配合小孩,大人放棄自己活動這件事。

甚至夫妻用餐也是,要是台灣,夫妻雙方在餐桌上一定只關心小孩,小孩變成大人唯一的焦點。但在瑞士,可沒這回事。我在蘇黎士看到一對夫婦,兩人帶著兩個小孩,一個能走,一個還躺在嬰兒車裡。夫妻兩人談笑調情(是真的在調情),絕沒小孩說話的份,更不會將餐桌焦點從夫妻互動變成只看小孩吃什麼、小孩有沒有受傷這種無聊事情。
 可是,瑞士的小孩看起來比台灣小孩情緒穩定,看起來也比較幸福,個個都像小天使。 
(有圖有真相。請看看這對夫妻當場有沒有保母?沒有的。所以夫妻相處沒時間不要全部推給有沒有保母。而且兩個人都把自己外表打理得很好,在台灣,有看到穿洋裝跟鞋出去的媽媽?很少吧…多半都穿可怕的休閒服,頭上紮個鯊魚夾就出門了…姑且不論品味,這位爸爸也的衣服看來也是配過的,身上沒有亂七八糟的恐怖服飾。)

可是,瑞士的小孩看起來比台灣小孩情緒穩定,看起來也比較幸福,個個都像小天使。


(我的拍攝技術差,雖然不是很清楚,但看看這個小孩的笑容,這種平靜的笑容,我沒在台灣看過。)

 而且,在瑞士,大人非常尊重小孩,我沒看過有任何大人去逗小孩,例如摸頭捏臉等等把小孩當寵物玩的行為。(但我回程在華航班機上就看到空姐這樣對待乘客的小孩,小孩的父母也認為這很正常,完全不管小孩是否情願。)


相對的,在比較之下,我覺得台灣的小孩非常神經質跟焦躁。後來想想,我覺得很多台灣的夫妻,在生了小孩之後,放棄婚前自己喜愛的活動,不登山、不到高級餐廳用餐、不騎腳踏車;然後生活只剩小孩,賺錢為了給小孩上補習班,生活內容只剩接送小孩,話題也只有小孩。但這樣的行為卻養成經常尖叫躁動的小孩,以及疲倦不堪的父母。

後來,我想台灣小孩的尖叫是有原因的,他們可能藉由不斷的尖叫,想告訴父母,大人太多的注意力,讓他們喘不過氣吧…

PS.可能有人說台灣高級餐廳不歡迎小孩,當然沒辦法帶小孩上高級餐廳。但請大家想想,如果餐廳沒有經常碰到尖叫的小孩,怎麼會不歡迎小孩呢?
轉貼文章,原始網頁
前一陣子,去瑞士玩了兩個星期,頭幾天,總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但想也想不出來就竟是哪裡不對。後來終於發現瑞士跟台灣最大的不同:

就是瑞士的小孩完全不尖叫…
在台灣,到處都可以聽到小孩的尖叫聲,鄰居的小孩、大賣場裡的小孩、百貨公司裡的小孩、路上的小孩、捷運裡的小孩,無處不尖叫。我非常怕吵,聽見小孩的尖叫聲,真的讓我神經都快斷掉。但常常看到旁邊疲倦不堪的父母,我也不忍心在內心苛責:「究竟是怎麼教小孩的…」只能默默的想:「小孩可能就是天生會尖叫的動物吧…」

但這個想法,在瑞士完全被打破。瑞士小孩不但不尖叫,個個還乖得很。無論是小到還躺在嬰兒車裡的嬰兒,一直到國小年紀的小孩,各個乖巧有禮,即使亂跑也不會脫離父母的視線。瑞士的父母看起來都一派輕鬆,養個小孩,似乎比養狗還簡單。

後來在瑞士各地旅遊,我特別觀察瑞士父母究竟有什麼秘方,每天可以把自己打理的光鮮亮麗(台灣的父母看起來都無力打理自己還兼精神萎靡),小孩又不吵不鬧,規矩守禮。而且,也很少在路上看到保母,多是父母自己帶著小孩。我只能說,這實在是太神奇了。

後來我發現,瑞士人對於小孩的教養方式很簡單,就是「生活以大人為中心」、「大人做什麼,小孩就做什麼」。跟台灣人完全相反,台灣大人的生活只剩圍著小孩團團轉,婚前的活動,幾乎全部放棄。

但瑞士人可不是這樣做的,大人的活動不會因為小孩停止。而且,絕對不是開玩笑。由於瑞士盛行健行爬山,我在火車上看到一對父母背著登山重裝備,帶著四個小孩,最小的大概三歲,大的不超過十歲。這在台灣,根本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台灣父母不可能帶三歲的小孩登山健行的)

然後在維威(就是EVIAN礦泉水的來源地附近),我看到更扯的事。大人都在玩帆船,小孩在幹嘛呢?(看來都只有十歲上下)也在玩帆船啊,不過換成小型的帆船而已(旁邊有救生員)。

瑞士的大人要做什麼事,小孩就得去幹嘛。大人在山路上騎越野腳踏車,對不起,只要是脫離嬰兒車的小孩,照樣得騎。在瑞士,沒有大人要配合小孩,大人放棄自己活動這件事。

甚至夫妻用餐也是,要是台灣,夫妻雙方在餐桌上一定只關心小孩,小孩變成大人唯一的焦點。但在瑞士,可沒這回事。我在蘇黎士看到一對夫婦,兩人帶著兩個小孩,一個能走,一個還躺在嬰兒車裡。夫妻兩人談笑調情(是真的在調情),絕沒小孩說話的份,更不會將餐桌焦點從夫妻互動變成只看小孩吃什麼、小孩有沒有受傷這種無聊事情。
 可是,瑞士的小孩看起來比台灣小孩情緒穩定,看起來也比較幸福,個個都像小天使。 
(有圖有真相。請看看這對夫妻當場有沒有保母?沒有的。所以夫妻相處沒時間不要全部推給有沒有保母。而且兩個人都把自己外表打理得很好,在台灣,有看到穿洋裝跟鞋出去的媽媽?很少吧…多半都穿可怕的休閒服,頭上紮個鯊魚夾就出門了…姑且不論品味,這位爸爸也的衣服看來也是配過的,身上沒有亂七八糟的恐怖服飾。)

可是,瑞士的小孩看起來比台灣小孩情緒穩定,看起來也比較幸福,個個都像小天使。


(我的拍攝技術差,雖然不是很清楚,但看看這個小孩的笑容,這種平靜的笑容,我沒在台灣看過。)

 而且,在瑞士,大人非常尊重小孩,我沒看過有任何大人去逗小孩,例如摸頭捏臉等等把小孩當寵物玩的行為。(但我回程在華航班機上就看到空姐這樣對待乘客的小孩,小孩的父母也認為這很正常,完全不管小孩是否情願。)


相對的,在比較之下,我覺得台灣的小孩非常神經質跟焦躁。後來想想,我覺得很多台灣的夫妻,在生了小孩之後,放棄婚前自己喜愛的活動,不登山、不到高級餐廳用餐、不騎腳踏車;然後生活只剩小孩,賺錢為了給小孩上補習班,生活內容只剩接送小孩,話題也只有小孩。但這樣的行為卻養成經常尖叫躁動的小孩,以及疲倦不堪的父母。

後來,我想台灣小孩的尖叫是有原因的,他們可能藉由不斷的尖叫,想告訴父母,大人太多的注意力,讓他們喘不過氣吧…

PS.可能有人說台灣高級餐廳不歡迎小孩,當然沒辦法帶小孩上高級餐廳。但請大家想想,如果餐廳沒有經常碰到尖叫的小孩,怎麼會不歡迎小孩呢?

「陸龍捲」現蹤台東

:2010/10/29 18:38 劉錦源

TVBS記者獨家在台東看到難得一見的陸龍捲,馬上用攝影機紀錄下來,就連在氣象站服務了30年的專家也說,在台灣,這可是一輩子都很難看到的奇景,因為台灣的地理環境影響,龍捲風不容易生成,陸龍捲出現的機率更低,就算出現,也只維持大約5分鐘,而這樣的罕見景象,也讓氣象站人員直呼大開眼界。

開車在路上,天空中突然出現一朵奇特的雲,拖著長長的尾巴,但是再仔細一看,這不是龍捲風嗎?

才一會兒的時間,空中的細線被風吹散,而這種龍捲風,俗稱陸龍捲,通常呈現漏斗狀,是梅雨包覆積雨雲,向下延伸形成,但是出現時間也不長,大約只有5分鐘左右,也因為台灣的地理環境影響,陸龍捲的出現機率非常低,但是如果繼續向下延伸到地面,恐怕會帶來嚴重災害。台東氣象站主任林壽賜:「陸龍捲通常出現機率比較低,而且不容易到達地面,如果到達地面的話,它的破壞力非常的強。」

民國93年在台東成功外海,出現3條水龍捲的照片,這可讓已經在氣象站服務了20、30年的專家,當作珍藏,而「陸龍捲」在台灣更是稀奇,一輩子都不一定看的到,TVBS記者獨家在台東看到這般奇景,用攝影機紀錄下來,保存這難得一見景象。

原始網頁
:2010/10/29 18:38 劉錦源

TVBS記者獨家在台東看到難得一見的陸龍捲,馬上用攝影機紀錄下來,就連在氣象站服務了30年的專家也說,在台灣,這可是一輩子都很難看到的奇景,因為台灣的地理環境影響,龍捲風不容易生成,陸龍捲出現的機率更低,就算出現,也只維持大約5分鐘,而這樣的罕見景象,也讓氣象站人員直呼大開眼界。

開車在路上,天空中突然出現一朵奇特的雲,拖著長長的尾巴,但是再仔細一看,這不是龍捲風嗎?

才一會兒的時間,空中的細線被風吹散,而這種龍捲風,俗稱陸龍捲,通常呈現漏斗狀,是梅雨包覆積雨雲,向下延伸形成,但是出現時間也不長,大約只有5分鐘左右,也因為台灣的地理環境影響,陸龍捲的出現機率非常低,但是如果繼續向下延伸到地面,恐怕會帶來嚴重災害。台東氣象站主任林壽賜:「陸龍捲通常出現機率比較低,而且不容易到達地面,如果到達地面的話,它的破壞力非常的強。」

民國93年在台東成功外海,出現3條水龍捲的照片,這可讓已經在氣象站服務了20、30年的專家,當作珍藏,而「陸龍捲」在台灣更是稀奇,一輩子都不一定看的到,TVBS記者獨家在台東看到這般奇景,用攝影機紀錄下來,保存這難得一見景象。

原始網頁

徵求移居火星 NASA僅供「單程票」

美國太空總署正在評估一項史無前例火星殖民計畫,這個計畫要徵求4名太空人,長期移居到火星居住,由於從地球到火星,需要飛行長達9個月的時間,因此參與計畫的太空人,要想辦法在火星自給自足,改變火星的環境,恐怕這輩子再也無法回到地球。
好萊塢電影「火星任務」,太空人踏上火星的探索之路,而現在這項太空計畫,真的有可能實現,美國太空總署艾姆斯研究中心主任沃登證實,目前NASA,正在募集資金打造太空船,準備讓人類長期移民火星。艾姆斯研究中心主任沃登:「我們準備籌募基金建立計畫,即將投入資金在技術研發上,讓我們打造百年星艦。」

估計這項計畫需要花上100億美元,希望能在2030年之前,送第一批太空人前往火星,不過這項為期9個月的火星旅行,因為要把太空人送回地球,代價太高昂,因此將會是一趟單程旅行,太空人到火星後,不但要在低溫而且空氣稀薄的艱困環境下生存,還得要想辦法改變火星的環境,自給自足,以後不能再回地球。火星研究專家馬克迪:「登上火星的太空人不只是去露營,這個計畫是要讓他們,去想辦法改變火星。」

不只是美國,俄羅斯從去年開始,也讓部分太空人,進行火星登陸後的生活模擬。看來科學家完全不擔心,火星人會攻佔地球,反而是野心勃勃的,準備帶領地球人移居火星。

原始網頁
美國太空總署正在評估一項史無前例火星殖民計畫,這個計畫要徵求4名太空人,長期移居到火星居住,由於從地球到火星,需要飛行長達9個月的時間,因此參與計畫的太空人,要想辦法在火星自給自足,改變火星的環境,恐怕這輩子再也無法回到地球。
好萊塢電影「火星任務」,太空人踏上火星的探索之路,而現在這項太空計畫,真的有可能實現,美國太空總署艾姆斯研究中心主任沃登證實,目前NASA,正在募集資金打造太空船,準備讓人類長期移民火星。艾姆斯研究中心主任沃登:「我們準備籌募基金建立計畫,即將投入資金在技術研發上,讓我們打造百年星艦。」

估計這項計畫需要花上100億美元,希望能在2030年之前,送第一批太空人前往火星,不過這項為期9個月的火星旅行,因為要把太空人送回地球,代價太高昂,因此將會是一趟單程旅行,太空人到火星後,不但要在低溫而且空氣稀薄的艱困環境下生存,還得要想辦法改變火星的環境,自給自足,以後不能再回地球。火星研究專家馬克迪:「登上火星的太空人不只是去露營,這個計畫是要讓他們,去想辦法改變火星。」

不只是美國,俄羅斯從去年開始,也讓部分太空人,進行火星登陸後的生活模擬。看來科學家完全不擔心,火星人會攻佔地球,反而是野心勃勃的,準備帶領地球人移居火星。

原始網頁

2010/10/25

轉貼文章:教書七年來始終不變卻不能說的真心話

原文為長江所撰
原網址為http://mypaper.pchome.com.tw/yangdze/post/1313066349

十六年前,有一位老帥哥在他的課堂上說「尊師重道」是狗屁。他是一位以新潮思想為特色,並讓身為英文白癡的我欠一份人情的民進黨籍英文教授。我畢業後的某年,還看過他在立法院發言的帥樣。
十六年後,是我也登上講台的第七年。這七年中的前三年,我的講桌上貼著一句格言:「師嚴而道尊」,結果不太有作用;後四年,我不想貼,而且不敢貼了,但是,它在我心裡面的體悟,卻只有越來越深的份。

「嚴師為難,師嚴而道尊」。不管小孩遇到什麼樣的老師,我們都要想盡辦法讓小孩相信老師、喜歡老師、崇拜老師,才有可能讓孩子接受這位老師「所僅有的一切教育機會」。縱然不是每位老師在「家長」的心目中都是完美的,然而一旦不能做到前述這點,就什麼都沒有了!

上級長官常提醒我們:「教育是服務業......。我們要讓孩子快樂,要讓家長滿意......」但是事實上,教育不是服務業,從來就不是。

服務業只是「第三級產業」的一種,而教育不是一種「產業」,教育是一種「事業」(有的分類法說這種是「第四級產業」)。「事業」是花錢的單位,是國家基於不得已,必須設置的花錢單位;而「產業」是用來賺錢的。

教育,是要建立學生的優良人格,糾正學生的道德偏差;簡而言之,是「他沒有的東西要他有,他有的東西要他沒有」,這種事情大多不順遂,怎麼會有「滿意」、「快樂」的價值觀呢?當教育演變成「家長導向」,甚至於「學生導向」的時候,教育的尊嚴是不存在的;當教育的尊嚴不存在的時候,教育便是不存在的。

眼看私立幼稚園的老師,對學生扮小丑,對家長扮業務,我完全無法相信這有什麼教育的機制存在。

眼看私立高中、私立大學,完全不會寫考卷也可以「考上」,而且多如繁星的學校還搶著招生,我完全無法理解這個國家的高等教育為什麼要花這麼多自欺欺人的錢。

服務業,是要賺錢的;賺錢的手段,是要討好顧客。教育,是花錢的;花了錢之後,來教育學生、教育家長、教育社會大眾;把幼稚的小孩、不良的學生、敗壞的社會風氣,帶領出一片光明。教育是要靠著教育人員的道德良知,來領導學生,間接的領導社會,走向正確的路;服務業卻是基於賺錢的目的,被顧客領導,提供顧客需要的服務。這兩者截然不同,怎麼可以混為一談?

打從教育思潮演變成「我們要讓孩子快樂,要讓家長滿意,教育是服務業......。」之後,教育的成效一落千丈,再也一蹶不振。以前的教育,是老師挑學生,家長配合老師;現在的「叫慾」,是學生挑老師,老師配合家長。結果呢?七年級世代的被稱為草莓族,八年級的希望根本看不到。速食店的店員,點餐態度傲慢,擦桌子是在拿抹布塗桌子;出納小姐留著長指甲,上面厚厚的彩繪煞費功夫,卻使她根本無法點鈔;錯別字一大堆的文案充斥於生活中,不只攤販錯字連篇,連電視、電影、報紙、甚至政府宣傳品,都一一淪陷了。整個社會的知識水準和道德修養陷入了極大的困境,更具毀滅性的八年級炸彈、九年級炸彈還在後面等著,但看出這片悲觀的人大都不是在關切真正該關切的事情。他們關切著「教育品質如何提升」。

大學聯考總分十三分的學生,他老媽對記者說,她才不會讓小孩去念爛學校;犯下多起姦殺分屍案的某狼落網,對記者露出冷血的笑,阿嬤還大剌剌的質問為什麼要抓她的乖孫。

小孩不好不怪小孩,只怪別人。社會早已陷入一場「溺愛戰爭」,一切都是溺愛惹的禍!

「溺愛戰爭」是商業週刊近期刊登的一則篇名,揭示了溺愛所造成的社會價值崩解問題,它不是只有台灣有,而是全球的問題。當溺愛戰爭已經席捲全球,台灣卻還一直傻呼呼的喜歡聞外國人的香屁。

台灣從民國八十年代的「教育改革」運動初期至今,十多年來許多知名學者大力鼓吹人本主義(正名:教育心理學之人本學派),好像人本主義是新新時代潮流,不信人本主義就是老古板。實情是臺灣人特別崇洋,而且喜歡撿外國(正名:某些白種人的國家)剛出爐不成熟的東西炫耀一番,表示他很先進,或老喜歡撿人家在外國已經證明失敗的東西來臺灣玩(例如建構式數學,正名:建構主義精神在數學科教學上的不當應用)。人本主義不是一無是處,也有可取之處,但跟它唱反調的行為主義學派在白人社會中並非如臺灣捏造得好像是個過氣的東西,而是依然能和人本主義支持者分庭抗禮的。

再者,我們也不要去談論什麼學派了。光看「教育心理學」,或「心理學」這門學科好了。心理學,在人類文明的發展史中,其實是一門很年輕的學門,簡而言之,它是一個很不成熟的學門。如果它是成熟的,那麼它應該會被研究出一套定理,而不是出現許多長期以來沒有定論的學派,甚至糟糕的是這些學派好像只有越來越多的趨勢,而提出學說的人們各自為政,每套理論並不是朝向一個統整的路在走。

「心理學」有多年輕呢?答案是一百年。就這麼一百年!人類真正將心理學視為一種科學,而脫離空談(說好聽叫「哲學」)的層次是拖到二十世紀初才起步的事!反觀有多少的學門是已經發展了幾千年之久啊!不說千年,那些發展了幾百年的學門如物理、化學,都曾經發生過革命性事件;心理學這門學科,又是如何值得人們咬定它說的都是真理呢?

九年前,我在師範學院修習教育學分的時候,也曾經對一些教育相關理論科目認真的研習過,但進入教育職場真正接觸學生之後,七年來我只覺得這些理論離我越來越遠、越來越不切實際了。我每天都要面對連常理都不能解釋的學生行為偏差,連常理都不能解釋的家長溺愛狀態,根本來不及去碰觸教育的高深理論,就已經被現實所打敗!

教師教學績效不佳是因為輔導專業能力不足?

有人苦口婆心的勸我要去進修輔導專業知能,因為如果我的輔導專業能力不足,在這個職場上將會是一個動不動就發作的病灶。我要有空的話當然會願意,如果輔導技術高超,確實可以幫助許多學生成長,但是「輔導學生」能夠真正解決所有學生的人格問題嗎?我覺得現在我真正「動不動就發作的病灶」應該是討好學生、巴結家長、粉飾太平的「專業能力」不足!偏偏,這個專業科目沒有人寫書,並且設立學科、正式成為師範學院的課程。

教師應時時留意教育思潮的變革,與時俱進?

「教育思潮」的謬誤實在太多,因為「思潮」常會混雜著許多不專業的民意,偏偏在民主社會中,這些不專業的民意卻會被冠上正當性與領導性。近年來世界性(尤其臺灣,前面講到)的教育思潮,基本上都指向了溺愛。

就以「體罰」這件事情來說吧。在台灣,現在好像已經沒有人敢大剌剌的說他支持體罰了。別說在學校體罰被視為違法,私底下好像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老師們也把「體罰要偷偷進行,只能做不能說」,或「體罰不是不行,但是要老鳥才能做,或等你成為明星老師,才可以體罰」,變成「還敢去想體罰就是落伍、無能、不適任教師」。不只學校,好像連家庭凍結了體罰,因為我這個月想去五金行買以前很容易賣到的藤條,竟然找了好幾家都沒有賣了!

那些反對體罰的書籍,名正言順的說「至今沒有一個教育理論支持體罰」(是嗎?)我看到的卻是「至今沒有一個教育理論反對體罰」,因為行為主義的各種實驗,都是利用體罰作例子的(行為主義有表示獎勵的效果比處罰大,但沒有明確的實驗區分處罰的種類及其效益差別),而反對體罰的理論者也沒有實驗證明體罰和不良影響的「因果關係」!

最好笑的是,這些心理學界的所謂理論權威,甚至學派創始人,當年建立理論的過程其實是極其粗糙而備受質疑的。以「認知學派」的創始皮亞傑實驗為例,後世就證明了他個人的經驗心得只是因為他對小孩子問話的技巧不足。可是學術界很奇怪,我們總是對於某些已經變成教科書的理論,被推翻的過程避而不提;就像學界早就質疑進化論的真實性,並證明進化論不可能是真的,但課本上卻不願意面對進化論已經被推翻的事實。「人本學派」的創始人羅傑斯,發現跟學生談話不要告訴他答案,只要問他問題,就可以使學生自己找出答案並滿意的離開,卻沒有告訴大家他是一個「高中」老師!不是小學!更何況,人本學派創始初期,那些受實驗的對象,都是些過去飽受體罰的學生,他們對於有個老師竟然不體罰了,當然是奉為神明,全力擁戴,所以得到良好的成效啊!而今天我們眼前的孩子,卻是從小的溺愛,根本就不稀罕大人的勸導或讚美啊!

現在全世界,只是以訛傳訛的,以國傳國的,接連認為體罰不對,應該禁止,提不出個有力的證明,然而人類由體罰而成長的歷史卻是長達萬年,恐怕從史前時代就開始的狀態。若演化論是真的,恐怕基於演化的道理,人類需要體罰才能健康成長的基因早就定型了,現在「突然」不要體罰了,大家為什麼要相信結果不會滿盤皆輸?古有明訓:「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就是要提醒我們,教育是長遠之計,一段教育歷程的成敗,必須要一百年的時間才能蓋棺論定,不是一個小小的幾年的實驗、新理論,就可以證明某種教育方法是正確的。教改以來我國也步入了廢除體罰的死巷,然而,如果不是體罰的廢除造成了草莓族的蔓延,難道是學生人數從五十人變成三十人所造成的嗎?難道是師資培育水準從師範變師專,師專變師院,師院變教大所造成的嗎?難道是學校越來越有錢,從黑板變成電視,從電視變成單槍而造成的嗎?難道是教科書越來越精彩,字體變大、印刷精美、圖文並茂、教具多樣化所造成的嗎?

教育失敗,是不爭的事實。但是面對教育的失敗,原因是什麼?誰要負責?誰要改進?卻有很多不同的聲音。然而不管聲音多麼分歧,臺灣現在的聲音都只有一個共同點:很少聲音把矛頭指向家庭教育的失敗,更少有人明確指出教育失敗是家庭溺愛所造成的惡果(我現在只聽到證嚴法師幾天前說了),只有越來越多的家長將矛頭指向「教育品質」這塊。不管是質疑課程,質疑學制,還是質疑學校、質疑師資等等,反正都是針對提升教育品質在思考。但是為什麼沒有人去想「誰證明了教育品質有退步」?除非是教育品質有退步,我們才能夠朝這塊努力嘛!然而教育品質不斷的在進步,卻是接觸過教育現場的人很難感受不出來的。就算我們沒空接觸教學現場好了,請問現在的教師有誰在上課「留一手」,放學後向學生收錢補習?現在有哪個老師利用校外教學或其他油水中飽私囊?現在有哪個老師在教室賣自修,收取回扣,並且利用上課時間聽股市買賣股票?哪有教師晚上酗酒,隔天蹺課,叫學生自習的?這些故事,以前都有過,現在哪有這些狀況?現在的每一個老師,都深愛著學生,白天上課,晚上改作業,寒暑假還要準備課程,弄得自己每天起得比雞早,睡得比貓少,做得比牛多。

如果教育品質沒有退步,那誰要對教育的失敗負責?

這樣認真的教學,最後受到質疑的,竟然就是那些認真的老師!那些想要認真管教學生的老師,總是備受質疑,因為家長無法接受自己的孩子被老師揪出偏差行為。那些想要把學生教得更優秀的老師,總是備受質疑,因為家長無法接受自己的孩子喊苦,無法接受小孩子做不到老師的要求,就跟家長哭訴的場面。家長無法理解為什麼老師無法在學校就把自己的孩子教好,讓他們回家就不用再管孩子的事。

大家都忘了學校教育只是輔助,家庭教育才是主體。

這是在我們小時候的社會課就有上到啊!那些家長當年的月考也考這個,為什麼如今同樣出身五、六年級世代的家長,都忘了呢?

學校裡的老師「根本」就「不可能」在沒有家庭教育的基礎上,把孩子教成一個完整的人!

成功的學校教育,只能建築在成功的家庭教育上!退一步說,家庭教育就算不力、不彰,那至少可以「支持」學校教育吧?現在最需要教育的那些孩子,卻總是那些家庭叫慾在跟學校教育扯後腿的。以前的社會貧困,家長教育水準不高,也許沒辦法指導孩子課業,但是對於品格的要求,卻十分嚴厲,而且懂得尊師重道,謙卑的認為「老師在幫我們教小孩,我們也要努力把小孩教好,不要把壞小孩送去學校丟臉」。那時的小孩被老師處罰,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掩飾、隱瞞,絕不能讓家長知道,否則還要再挨上幾頓打——媽媽再打一次、爸爸再打一次、如果還有姑姑舅舅也輪流全部各打一次......。但是現在的家庭教育者卻常做出反教育的行為,小孩被處罰(而且還不是體罰喔),只想質疑老師「為什麼處罰我小孩?你是不是對他有偏見?」處處和學校教育作對,使學校教育綁手綁腳,雙面夾殺,不但談不上對孩子能有什麼教育,連自保不被投訴,不被認為是「不適任教師」都有困難。

第一線的教育人員才是教育的專業人員,永遠都是。他們不需要修習特別多的教育專業知識,不需要充足的教學經驗,即使是一個最菜最菜的菜鳥老師,也比讀過一堆教育書籍的家長,要專業得多。因為:他在這個環境中。一個老師只要待在教學現場,他馬上就可以瞭解三十幾個孩子的狀況,而看到一個小社會的整體。這是眼中只有自己孩子,當局者迷的家長怎麼也沒有的優勢。一個老師只要待在教學現場,他馬上就可以比對出三十幾個孩子的親子關係,知道什麼樣的家長會教出什麼樣的小孩,這是眼中只有自己教法,當局者迷的家長怎麼也沒有的優勢。家長為什麼要質疑老師的專業?這完全是耽誤孩子的成長機會,一點也不切實際啊!

當家長要我們看「優秀是教出來的」、「56號教室的奇蹟」,家長是不是也要看點書?不要再去找百家爭鳴的育兒書了,應該看一看「溺愛戰爭」、「這些孩子的心裡長了蟲」。

原文為長江所撰
原網址為http://mypaper.pchome.com.tw/yangdze/post/1313066349

十六年前,有一位老帥哥在他的課堂上說「尊師重道」是狗屁。他是一位以新潮思想為特色,並讓身為英文白癡的我欠一份人情的民進黨籍英文教授。我畢業後的某年,還看過他在立法院發言的帥樣。
十六年後,是我也登上講台的第七年。這七年中的前三年,我的講桌上貼著一句格言:「師嚴而道尊」,結果不太有作用;後四年,我不想貼,而且不敢貼了,但是,它在我心裡面的體悟,卻只有越來越深的份。

「嚴師為難,師嚴而道尊」。不管小孩遇到什麼樣的老師,我們都要想盡辦法讓小孩相信老師、喜歡老師、崇拜老師,才有可能讓孩子接受這位老師「所僅有的一切教育機會」。縱然不是每位老師在「家長」的心目中都是完美的,然而一旦不能做到前述這點,就什麼都沒有了!

上級長官常提醒我們:「教育是服務業......。我們要讓孩子快樂,要讓家長滿意......」但是事實上,教育不是服務業,從來就不是。

服務業只是「第三級產業」的一種,而教育不是一種「產業」,教育是一種「事業」(有的分類法說這種是「第四級產業」)。「事業」是花錢的單位,是國家基於不得已,必須設置的花錢單位;而「產業」是用來賺錢的。

教育,是要建立學生的優良人格,糾正學生的道德偏差;簡而言之,是「他沒有的東西要他有,他有的東西要他沒有」,這種事情大多不順遂,怎麼會有「滿意」、「快樂」的價值觀呢?當教育演變成「家長導向」,甚至於「學生導向」的時候,教育的尊嚴是不存在的;當教育的尊嚴不存在的時候,教育便是不存在的。

眼看私立幼稚園的老師,對學生扮小丑,對家長扮業務,我完全無法相信這有什麼教育的機制存在。

眼看私立高中、私立大學,完全不會寫考卷也可以「考上」,而且多如繁星的學校還搶著招生,我完全無法理解這個國家的高等教育為什麼要花這麼多自欺欺人的錢。

服務業,是要賺錢的;賺錢的手段,是要討好顧客。教育,是花錢的;花了錢之後,來教育學生、教育家長、教育社會大眾;把幼稚的小孩、不良的學生、敗壞的社會風氣,帶領出一片光明。教育是要靠著教育人員的道德良知,來領導學生,間接的領導社會,走向正確的路;服務業卻是基於賺錢的目的,被顧客領導,提供顧客需要的服務。這兩者截然不同,怎麼可以混為一談?

打從教育思潮演變成「我們要讓孩子快樂,要讓家長滿意,教育是服務業......。」之後,教育的成效一落千丈,再也一蹶不振。以前的教育,是老師挑學生,家長配合老師;現在的「叫慾」,是學生挑老師,老師配合家長。結果呢?七年級世代的被稱為草莓族,八年級的希望根本看不到。速食店的店員,點餐態度傲慢,擦桌子是在拿抹布塗桌子;出納小姐留著長指甲,上面厚厚的彩繪煞費功夫,卻使她根本無法點鈔;錯別字一大堆的文案充斥於生活中,不只攤販錯字連篇,連電視、電影、報紙、甚至政府宣傳品,都一一淪陷了。整個社會的知識水準和道德修養陷入了極大的困境,更具毀滅性的八年級炸彈、九年級炸彈還在後面等著,但看出這片悲觀的人大都不是在關切真正該關切的事情。他們關切著「教育品質如何提升」。

大學聯考總分十三分的學生,他老媽對記者說,她才不會讓小孩去念爛學校;犯下多起姦殺分屍案的某狼落網,對記者露出冷血的笑,阿嬤還大剌剌的質問為什麼要抓她的乖孫。

小孩不好不怪小孩,只怪別人。社會早已陷入一場「溺愛戰爭」,一切都是溺愛惹的禍!

「溺愛戰爭」是商業週刊近期刊登的一則篇名,揭示了溺愛所造成的社會價值崩解問題,它不是只有台灣有,而是全球的問題。當溺愛戰爭已經席捲全球,台灣卻還一直傻呼呼的喜歡聞外國人的香屁。

台灣從民國八十年代的「教育改革」運動初期至今,十多年來許多知名學者大力鼓吹人本主義(正名:教育心理學之人本學派),好像人本主義是新新時代潮流,不信人本主義就是老古板。實情是臺灣人特別崇洋,而且喜歡撿外國(正名:某些白種人的國家)剛出爐不成熟的東西炫耀一番,表示他很先進,或老喜歡撿人家在外國已經證明失敗的東西來臺灣玩(例如建構式數學,正名:建構主義精神在數學科教學上的不當應用)。人本主義不是一無是處,也有可取之處,但跟它唱反調的行為主義學派在白人社會中並非如臺灣捏造得好像是個過氣的東西,而是依然能和人本主義支持者分庭抗禮的。

再者,我們也不要去談論什麼學派了。光看「教育心理學」,或「心理學」這門學科好了。心理學,在人類文明的發展史中,其實是一門很年輕的學門,簡而言之,它是一個很不成熟的學門。如果它是成熟的,那麼它應該會被研究出一套定理,而不是出現許多長期以來沒有定論的學派,甚至糟糕的是這些學派好像只有越來越多的趨勢,而提出學說的人們各自為政,每套理論並不是朝向一個統整的路在走。

「心理學」有多年輕呢?答案是一百年。就這麼一百年!人類真正將心理學視為一種科學,而脫離空談(說好聽叫「哲學」)的層次是拖到二十世紀初才起步的事!反觀有多少的學門是已經發展了幾千年之久啊!不說千年,那些發展了幾百年的學門如物理、化學,都曾經發生過革命性事件;心理學這門學科,又是如何值得人們咬定它說的都是真理呢?

九年前,我在師範學院修習教育學分的時候,也曾經對一些教育相關理論科目認真的研習過,但進入教育職場真正接觸學生之後,七年來我只覺得這些理論離我越來越遠、越來越不切實際了。我每天都要面對連常理都不能解釋的學生行為偏差,連常理都不能解釋的家長溺愛狀態,根本來不及去碰觸教育的高深理論,就已經被現實所打敗!

教師教學績效不佳是因為輔導專業能力不足?

有人苦口婆心的勸我要去進修輔導專業知能,因為如果我的輔導專業能力不足,在這個職場上將會是一個動不動就發作的病灶。我要有空的話當然會願意,如果輔導技術高超,確實可以幫助許多學生成長,但是「輔導學生」能夠真正解決所有學生的人格問題嗎?我覺得現在我真正「動不動就發作的病灶」應該是討好學生、巴結家長、粉飾太平的「專業能力」不足!偏偏,這個專業科目沒有人寫書,並且設立學科、正式成為師範學院的課程。

教師應時時留意教育思潮的變革,與時俱進?

「教育思潮」的謬誤實在太多,因為「思潮」常會混雜著許多不專業的民意,偏偏在民主社會中,這些不專業的民意卻會被冠上正當性與領導性。近年來世界性(尤其臺灣,前面講到)的教育思潮,基本上都指向了溺愛。

就以「體罰」這件事情來說吧。在台灣,現在好像已經沒有人敢大剌剌的說他支持體罰了。別說在學校體罰被視為違法,私底下好像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老師們也把「體罰要偷偷進行,只能做不能說」,或「體罰不是不行,但是要老鳥才能做,或等你成為明星老師,才可以體罰」,變成「還敢去想體罰就是落伍、無能、不適任教師」。不只學校,好像連家庭凍結了體罰,因為我這個月想去五金行買以前很容易賣到的藤條,竟然找了好幾家都沒有賣了!

那些反對體罰的書籍,名正言順的說「至今沒有一個教育理論支持體罰」(是嗎?)我看到的卻是「至今沒有一個教育理論反對體罰」,因為行為主義的各種實驗,都是利用體罰作例子的(行為主義有表示獎勵的效果比處罰大,但沒有明確的實驗區分處罰的種類及其效益差別),而反對體罰的理論者也沒有實驗證明體罰和不良影響的「因果關係」!

最好笑的是,這些心理學界的所謂理論權威,甚至學派創始人,當年建立理論的過程其實是極其粗糙而備受質疑的。以「認知學派」的創始皮亞傑實驗為例,後世就證明了他個人的經驗心得只是因為他對小孩子問話的技巧不足。可是學術界很奇怪,我們總是對於某些已經變成教科書的理論,被推翻的過程避而不提;就像學界早就質疑進化論的真實性,並證明進化論不可能是真的,但課本上卻不願意面對進化論已經被推翻的事實。「人本學派」的創始人羅傑斯,發現跟學生談話不要告訴他答案,只要問他問題,就可以使學生自己找出答案並滿意的離開,卻沒有告訴大家他是一個「高中」老師!不是小學!更何況,人本學派創始初期,那些受實驗的對象,都是些過去飽受體罰的學生,他們對於有個老師竟然不體罰了,當然是奉為神明,全力擁戴,所以得到良好的成效啊!而今天我們眼前的孩子,卻是從小的溺愛,根本就不稀罕大人的勸導或讚美啊!

現在全世界,只是以訛傳訛的,以國傳國的,接連認為體罰不對,應該禁止,提不出個有力的證明,然而人類由體罰而成長的歷史卻是長達萬年,恐怕從史前時代就開始的狀態。若演化論是真的,恐怕基於演化的道理,人類需要體罰才能健康成長的基因早就定型了,現在「突然」不要體罰了,大家為什麼要相信結果不會滿盤皆輸?古有明訓:「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就是要提醒我們,教育是長遠之計,一段教育歷程的成敗,必須要一百年的時間才能蓋棺論定,不是一個小小的幾年的實驗、新理論,就可以證明某種教育方法是正確的。教改以來我國也步入了廢除體罰的死巷,然而,如果不是體罰的廢除造成了草莓族的蔓延,難道是學生人數從五十人變成三十人所造成的嗎?難道是師資培育水準從師範變師專,師專變師院,師院變教大所造成的嗎?難道是學校越來越有錢,從黑板變成電視,從電視變成單槍而造成的嗎?難道是教科書越來越精彩,字體變大、印刷精美、圖文並茂、教具多樣化所造成的嗎?

教育失敗,是不爭的事實。但是面對教育的失敗,原因是什麼?誰要負責?誰要改進?卻有很多不同的聲音。然而不管聲音多麼分歧,臺灣現在的聲音都只有一個共同點:很少聲音把矛頭指向家庭教育的失敗,更少有人明確指出教育失敗是家庭溺愛所造成的惡果(我現在只聽到證嚴法師幾天前說了),只有越來越多的家長將矛頭指向「教育品質」這塊。不管是質疑課程,質疑學制,還是質疑學校、質疑師資等等,反正都是針對提升教育品質在思考。但是為什麼沒有人去想「誰證明了教育品質有退步」?除非是教育品質有退步,我們才能夠朝這塊努力嘛!然而教育品質不斷的在進步,卻是接觸過教育現場的人很難感受不出來的。就算我們沒空接觸教學現場好了,請問現在的教師有誰在上課「留一手」,放學後向學生收錢補習?現在有哪個老師利用校外教學或其他油水中飽私囊?現在有哪個老師在教室賣自修,收取回扣,並且利用上課時間聽股市買賣股票?哪有教師晚上酗酒,隔天蹺課,叫學生自習的?這些故事,以前都有過,現在哪有這些狀況?現在的每一個老師,都深愛著學生,白天上課,晚上改作業,寒暑假還要準備課程,弄得自己每天起得比雞早,睡得比貓少,做得比牛多。

如果教育品質沒有退步,那誰要對教育的失敗負責?

這樣認真的教學,最後受到質疑的,竟然就是那些認真的老師!那些想要認真管教學生的老師,總是備受質疑,因為家長無法接受自己的孩子被老師揪出偏差行為。那些想要把學生教得更優秀的老師,總是備受質疑,因為家長無法接受自己的孩子喊苦,無法接受小孩子做不到老師的要求,就跟家長哭訴的場面。家長無法理解為什麼老師無法在學校就把自己的孩子教好,讓他們回家就不用再管孩子的事。

大家都忘了學校教育只是輔助,家庭教育才是主體。

這是在我們小時候的社會課就有上到啊!那些家長當年的月考也考這個,為什麼如今同樣出身五、六年級世代的家長,都忘了呢?

學校裡的老師「根本」就「不可能」在沒有家庭教育的基礎上,把孩子教成一個完整的人!

成功的學校教育,只能建築在成功的家庭教育上!退一步說,家庭教育就算不力、不彰,那至少可以「支持」學校教育吧?現在最需要教育的那些孩子,卻總是那些家庭叫慾在跟學校教育扯後腿的。以前的社會貧困,家長教育水準不高,也許沒辦法指導孩子課業,但是對於品格的要求,卻十分嚴厲,而且懂得尊師重道,謙卑的認為「老師在幫我們教小孩,我們也要努力把小孩教好,不要把壞小孩送去學校丟臉」。那時的小孩被老師處罰,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掩飾、隱瞞,絕不能讓家長知道,否則還要再挨上幾頓打——媽媽再打一次、爸爸再打一次、如果還有姑姑舅舅也輪流全部各打一次......。但是現在的家庭教育者卻常做出反教育的行為,小孩被處罰(而且還不是體罰喔),只想質疑老師「為什麼處罰我小孩?你是不是對他有偏見?」處處和學校教育作對,使學校教育綁手綁腳,雙面夾殺,不但談不上對孩子能有什麼教育,連自保不被投訴,不被認為是「不適任教師」都有困難。

第一線的教育人員才是教育的專業人員,永遠都是。他們不需要修習特別多的教育專業知識,不需要充足的教學經驗,即使是一個最菜最菜的菜鳥老師,也比讀過一堆教育書籍的家長,要專業得多。因為:他在這個環境中。一個老師只要待在教學現場,他馬上就可以瞭解三十幾個孩子的狀況,而看到一個小社會的整體。這是眼中只有自己孩子,當局者迷的家長怎麼也沒有的優勢。一個老師只要待在教學現場,他馬上就可以比對出三十幾個孩子的親子關係,知道什麼樣的家長會教出什麼樣的小孩,這是眼中只有自己教法,當局者迷的家長怎麼也沒有的優勢。家長為什麼要質疑老師的專業?這完全是耽誤孩子的成長機會,一點也不切實際啊!

當家長要我們看「優秀是教出來的」、「56號教室的奇蹟」,家長是不是也要看點書?不要再去找百家爭鳴的育兒書了,應該看一看「溺愛戰爭」、「這些孩子的心裡長了蟲」。

2010/10/21

2010.10.21 最大時雨量,在宜蘭

2010.10.21
在梅姬颱風的外圍環流以及東北季風的共伴效應之下,
羅高奇景:木板橋又重現風雨走廊了

最大時雨量達到180mm/hr,又創紀錄了

羅高的木板橋今年又出現了
這次水真的淹很大
連魚池都滿了
應該有也會有魚"跑出來放假"

照片請見 網路相簿

-----
看看舊版的木板橋 2009.10.5 芭瑪颱風 2010.10.21
在梅姬颱風的外圍環流以及東北季風的共伴效應之下,
羅高奇景:木板橋又重現風雨走廊了

最大時雨量達到180mm/hr,又創紀錄了

羅高的木板橋今年又出現了
這次水真的淹很大
連魚池都滿了
應該有也會有魚"跑出來放假"

照片請見 網路相簿

-----
看看舊版的木板橋 2009.10.5 芭瑪颱風

2010/10/18

Stellarium 軟體

stallarium 軟體在此下載
http://sourceforge.net/projects/stellarium/
進入網頁後,"綠色框框"內,按download,
再一次進入網頁後,選"Extra-data-files"後方的download

stallarium Stellarium 正體中文增強包
http://timc.idv.tw/stellarium/

大家好好玩吧~~ stallarium 軟體在此下載
http://sourceforge.net/projects/stellarium/
進入網頁後,"綠色框框"內,按download,
再一次進入網頁後,選"Extra-data-files"後方的download

stallarium Stellarium 正體中文增強包
http://timc.idv.tw/stellarium/

大家好好玩吧~~